当前在线人数16471
首页 - 博客首页 - 如星雨的小说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原创小说《鸡腿的二十四种做法》第二十九章(1)
作者:itrainsstars
发表时间:2019-02-17
更新时间:2019-02-17
浏览:2122次
评论:0篇
地址:162.
::: 栏目 :::

我三下五除二吃完碗里的饭,从冰箱里拿了两瓶茉莉绿茶。我冲到路口。没站
几分钟,太阳晒得我汗水顺着发际线流下来。我心里很恐慌,我从没听过宁文
文那么嘶哑的嗓音和里面透露出的绝望。远远的我看见宁文文的车驶过来。她
明显地比别的车速度快一大截。我拼命冲她挥手,她的车窗处理过了,我从侧
面看不见她的脸。她的车停在小马路对面。我上车拉起她的手。 宁文文象是一
夜之间变了个人。她的眼睛红肿, 脸色苍白。
“文文,出什么事了?”我搂住她的肩膀。
她看着我的眼睛,说不出话来,泪水涌了出来。
我抱住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我爸爸的药检出来结果了。白色的粉末是氰化钾。我爸是被毒死的!”宁文文
放声大哭。
我的身体一震。我大学毕业那一年,化学系出了一起砣中毒事件。 中毒的女孩
儿我还和她一起上过日语课。 我们走道斜对角就有化学系的人。后来那案子一
直没破,听说主要嫌疑人和中毒的女孩儿同在民乐队。 因为家里有背景, 公
安局迟迟不能断案,全体化学系的人不能毕业。我们斜对角的一屋男生等着毕
业证办理出国手续。听他们讲过,其实世上最毒的毒物是河豚毒素,千分之一
毫克就可以置人于死地。第二名的是氰化物。重金属属于作用慢的,发作期很
长。那女孩儿治了好久医生都没找对病根儿。后来她的一个初中同学在刚刚兴
起的互联网上贴出症状,有很多人怀疑到砣中毒上。国内号称最好的医院才勉
强转向。
“你怀疑是你叔叔?”我抚着宁文文的背。
“嗯。我打电话问了几个人。我爸出事前有人看见我叔叔去他的办公室了。”
“要不要到公安局报案?”
“拿什么去立案呢?没有板上钉钉的证据!我爸的骨灰撒了!”宁文文在我的肩
膀上大声哭起来。
“要不要问问你妈?看有没有什么别的证据!”
“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我妈!到时候成了无头案,我妈心里难过。”
我咽了下口水,“还是跟你妈妈讲吧!万一能找到什么呢?不管能不能把你叔叔
送进监狱,你妈应该知道真相。”
我回到办公室把演唱会的票子送给了也很喜欢罗大佑的田亮。我们同事在一起
吃饭,我提到要去看罗大佑的演唱会,80后大都面无表情,只有田亮露出羡慕
的样子。我早退陪宁文文到她妈那里。
车开到宁文文家的小区大门,就看到宁文文的妈妈站在警卫亭边上。
“文文,出什么事儿了?”知女莫若母。宁文文的妈妈声音不稳定。
宁文文红着眼睛。我们进屋坐定。 宁文文添了添嘴唇,给她妈讲了杯子的化验
结果。
宁文文的妈妈听后身体抖了一下,“怪不得他的嘴唇颜色鲜红!你叔叔找人送的
太平间。我本来要等你回来看你爸爸一眼再火化的。你叔叔说他朋友的朋友认
识人,如果当晚火化,可以给钱单烧一炉,省得出来的骨灰是谁家的都不知
道。我同意了。”
宁文文的妈妈也想不出什么证据。她被叫来时,宁文文的叔叔已经在现场了。
因为宁文文的爸爸有心脏病,半年前发作过一次,叫急救车去医院过,所以除
了心脏病又犯了,没有任何的怀疑。
晚上我和宁文文留在她妈妈那儿。宁文文翻来覆去睡不着,我一边给她唱舒伯
特的催眠曲一边拍她。不知什么时候我自己睡着了。凌晨5点多我起来上厕所,
宁文文在窗户边坐着,茶几上放着一个空酒杯。宁文文说她过去一杯酒落肚,
晕乎乎地就能睡过去,这次不成了。她要我陪她在小区里转转。她说她妈过来
跟她说了会儿话。跟她讲追究不来,就不要再想了。她叔叔虽然不能现世现
报,死后也会下地狱的。宁文文对我苦笑着说,你说这是不是弱者自欺欺人的
讲法。我说死后的事儿谁知道呢?你叔叔说不定立刻投胎做了猪圈里的猪。宁
文文大声说我希望他现在就是我刀下的一头猪。头没落地就放在油锅里炸。 宁
文文说完很颓废地支着头。我陪着宁文文到楼上在她妈的门口听到打呼噜声。
宁文文说她看着她妈吃的安眠药。宁文文靠在我身上,我拖着她在小区里转。
警卫跑过来问我们需要帮忙么。我说我们没事,只是在散步。我们在小区里
走,直到宁文文指着紫藤架下的长椅说,她想坐一会儿。 早晨的空气很新鲜,
紫藤清新的香味飘过来,宁文文蜷着腿头枕在我腿上。她说她的脑子想得快抽
筋儿了。我说想点儿好事儿吧!她说想起来了,要不要去埃及看金字塔。我说
不想去。沙漠古墓,我没兴趣。宁文文说你这个人怎么一点儿好奇心都没有。
古墓里藏的全是珍宝。我说不去不去,我喜欢阳光明媚,可以看风景,最好逛
累了躺着也能看风景的地方。宁文文说跟你这个人说不到一块儿去。我说有很
多能一起去的地方。咱们昨天晚上不是还盘算一起去太平洋里的法属大溪地
呢?宁文文说昨天晚上?我纠正自己是前天晚上。宁文文说一天怎么会有这么
大的区别呢?她多希望昨天没有发生。我拍着她,给她吹我拿手的《吹口哨者
和小狗》。宁文文总说这曲子应该叫小狗吹口哨。宁文文嘟囔着说这曲子催眠
更有效。我一遍一遍地吹,直到宁文文眼睛闭紧,呼吸均匀了才停下。我脱了
夹克衫给她盖上。早晨还是有些凉。我横着将她抱起。宁文文突然拳头紧握大
叫,“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itrainsstars写信]  [如星雨的小说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