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6690
首页 - 博客首页 - 五国十六城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婚姻不容易
作者:country5
发表时间:2018-03-10
更新时间:2018-03-10
浏览:3428次
评论:0篇
地址:207.
::: 栏目 :::

坐标:广州,香港,伦敦。



冯凯歌回到国内,专门找我网上聊天,感谢热情款待。

我客气说,一顿便饭,何来款待。

凯歌解释,不是吃饭的事情,是见面。因为见到了我,回去之后朋友圈子里一
扩散,得到了大家一致的羡慕。

原来,在我拒绝了几次老同事的见面要求之后,大家都不愿意再碰钉子了。这
次凯歌回去发了几张吃饭时候的合影,大家都夸他面子大,能得到我的接见。



凯歌说,老大,同志们都很想念你。



我苦笑,你就给人说,我过得太差了,不好意思见人,就行了。



自始至终,我们都小心回避家庭问题。



我心底里真是有点好奇,不知道凯歌和小二十岁的老婆怎么相处。



婚姻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我的父母,分别是各自大家庭的长子和长女。他们身上,背负着照顾弟妹的巨
大义务。那时候的中国父母,都是原始共产主义思想的忠实信徒。如果某个子
女婚后的家庭经济状况比较好,他们就要千方百计平均到其他子女。

说起来我父亲还算是当年的高薪阶层,也受不住种种盘剥。

听母亲说,一次父亲出长差回来,正在洗脚,当时我那年方十二岁的叔叔,闯
进门气势汹汹地质问父亲,你们家几口人,一个月花多少钱? 老家几口人,一
个月花多少钱?

我的父亲,当时气得动不了,母亲扶他起来,父亲说,我怎么一只脚冷,一只
脚热。


外公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某年父亲出钱帮老家整修了房子,外公听说了,
于是过年时候就直接要钱,也要整修房子。

父亲说暂时拿不出,外公当时就翻脸,骂骂咧咧。



我把父母婚姻生活中的种种龃龉,都归结于来自上辈人的盘剥。

如果父亲健康长寿,也许我的愤怨可以化解。但是父亲悲剧地早逝,我无法找
到原谅的理由。



我从小就觉得家庭麻烦,所以抱定独身主义,直到父亲去世,才突然变了主
意。

错过了追求DEBBY的机会,说一点不懊丧,那不是真的。可沈平是我的朋友,我
衷心希望他过得好。

我没有想到,那么短的时间,他们的婚姻就触礁了。



沈平和DEBBY,也是经过时间考验的情侣。

结识DEBBY后,沈平每个周五,公司食堂吃完午饭就不见了踪影,翘班溜走赶去
香港。

在香港,DEBBY的住处很小,只有一间卧室,所以沈平只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每天早上腰疼得起不来身。

是的,我和沈平都有点诧异,从电影上来看,外国人不应该这么保守的呀。



即便腰疼成那样,沈平还是坚持要睡到星期一的早上,再匆匆赶回广州。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他舍不得浪费一点时间。

沈平说,这样,他们一周只有三天见不到面,四天能见面。

见面的天数,多过不见的天数,他和DEBBY很在意这个数字的区别。

他们和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几天不见面就寝食难安。



即使我们当年的收入尚可,也禁不住这样折腾。

不是DEBBY不体谅沈平,她不可能过来和沈平相会,根本进不了国门。



刚到英国的时候,沈平经常给我打电话。

就是那时候,我才知道,从国外打电话回中国,国际长途电话竟然原来那么便
宜。

那么,为什么我打过去,那么贵呢?



我比他生年大一岁,实际上只早了几个月。他愿意听我的建议。可是我又能给
他什么建议呢?

我甚至有些庆幸,不用面对这些问题。



DEBBY和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们在电视上见过赛马,DEBBY家在苏格兰有个庄园,养的有马,那种高大的纯
种马,和奥运会上看的一样。

开始沈平还很高兴,他不会骑马,但是他喜欢遛马。

他说,在广州呆久了,受不了苏格兰湿冷的天气,经常遛马回来,手脚耳朵都
冻僵了,虽然气温并不算很低。



住在庄园期间,DEBBY说要去伦敦参加朋友的婚礼,却迟迟不动身。原来她是自
己开飞机去,没必要那么早。

这个沈平是绝对不敢奉陪了。

DEBBY参加婚礼之外,还要为自己的婚礼作筹备,所以沈平必须同去。



沈平连车都不会开,即便是相对富裕的广州,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也很少有买
车的。

庄园的仆人开车送沈平去伦敦,对了,在庄园里,沈平第一次见到以”仆人“为
职业的人们。

以前,他只见过照顾老人小孩的农村小保姆。



仆人先送DEBBY到机场,沈平开始质疑,毕竟在国内经常出差,对机场不陌生。

这个也叫机场?这么小的飞机?航站楼在哪里呢?

看着DEBBY驾机而去,沈平心惊胆战,试图和司机聊聊分散注意力。

司机仆人很有礼貌,但是话很少,有问才有答,而且是简短的回答,一句闲话
都没有。



几个问答下来,沈平没了说话的兴致,想看看窗外的风景,苏格兰的荒原,有
什么可看呢?

到了伦敦,让他郁闷的事情更多。

他可以理解女人需要漂亮的婚纱,但不能理解,婚宴用的餐具,有必要千挑万
选吗?蛋糕吃了就吃了,讲究那么多干嘛?

他尤其不乐意所有的餐巾纸上都印着他和DEBBY的名字,然后带着各种污渍被扔
进垃圾桶。



沈平告诉我,他认为英国人最好的风俗是, 婚礼费用由岳父岳母来出。

他在国内的全部家当,也不过换了两万多英镑。年轻人能有多少积累呢?



每次我去香港办事,都会拉上沈平和DEBBY吃大餐,可以报销,因为我的工作,
确实有招待客户的职责。

沈平向我诉苦,香港,一份云吞面的价格,都是广州的六倍。



我们三个人在一起,谈谈笑笑,很开心。

DEBBY良好的教养,让我们的相处很融洽。

但这其实并非好事,尤其对于沈平,掩盖了的阶层鸿沟并不会消失,始终在那
里,还是鸿沟。

我们知道她祖上是贵族,又如何呢?早就人人平等了。

DEBBY一个月挣三万港币,这也不是个吓人的数字。当年香港大学的学生,毕业
就有八九千港币的薪水。

我们供职的公司,是所谓的民营高科技企业,在广州,月薪上万,就薪水算是
高收入的。

那时候大排挡的服务员,食宿之外只有300块。

凡此种种,让沈平没多想DEBBY的身份问题。

然而要生活,钱,这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



我后来长期出差在北方,公司的政策就是,三星级酒店住宿,出租车费封顶
100,外加每天50的餐饮补助。

而项目里有合作的那些外企设备供应商,普遍的标准是,五星级,车费不限,
餐饮补助250以上。



很多人有意见,公司的说法是,不出差,你不也要吃喝吗?

经常有人因为这些待遇问题跳槽离开,让我为人员调配大伤脑筋。



我吃饭很简单,但是有时候一天跑多个地方,出租车费严重超标,不得已就要
克扣伙食费来补足。

其实我当时的职务,可以有例外,写个说明,副总签字就可以。

但是我不想这样,宁愿不要这些小钱,也懒得和财务部的报销人员啰嗦。



我就是个拧巴的人,沈平也是。

婚后,沈平发现,如果继续写程序为生,在伦敦找个还不错的工作,DEBBY将来
要继承的那么多产业,他的年薪,拿来付每年地税的十分之一,都可能不够。



DEBBY有家族信托,不需要他养,可是沈平自己过不去。

他和DEBBY说,我除了写程序,干不了别的,我也不需要庄园和马,公寓有两个
房间就够了,一个我们住,一个孩子住。

话是这么说,最后离开庄园的时候,沈平还是去看了马。

马对沈平似乎很有好感,毕竟,从来不压迫它,骑它,还陪它在苏格兰雾气弥
漫细雨蒙蒙的天气里散步,多好的人类呀!

长长的马脸主动去摩挲沈平的手,似乎,马也知道,这就是告别,沈平再也不
会回到这个地方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country5写信]  [五国十六城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