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迷失的天地
作者: mishizhe
域名: blog.mitbbs.com/mishizh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200101000000 ~ 20200201000000


2020-01-30 23:45:29

主题: 血疫
这次爆发的肺炎病毒搞得人心惶惶,虽然没有亲临武汉,也是觉
得如同末日一般,心情异常沉痛。为什么你的眼里噙着热泪?因
为你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这次病毒爆发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这让我想起最近看的纪实小
说“血疫”,基本上是讲埃博拉以及马尔堡病毒的发现以及肆虐
历史。这两种病毒高度传染,致死率可以高达70%以上,相比而
言,目前肆虐的这个病毒只是小儿科。所幸的是这两种病毒目前
只是所谓的微爆发,只在非洲偏远地区肆虐一阵,心满意足地
神秘消失,退回热带雨林。隔段时间再出来残害人间。科学家一
直无法追踪到它们的源头。

这些危险的病毒无一例外来自野生动物。教训是人类要对自然有
敬畏感,不要自以为万物之灵,为所欲为。大自然动个小指头,
人类就可能灭亡。科学家一直担心所谓的超级病毒的出现,那可
是灭亡之时。

记得曾经一本书上讲,人其实是地球上最大的病毒,毫无节制地
繁衍到地球每一个角落,大肆破坏每一寸土地,掠夺每一点资
源。这就像病毒,侵入细胞以后,利用细胞里的原料大肆繁衍,
直到把细胞撑的越来越大,最后爆裂而亡,释放无数子孙,再去
感染其他细胞,直到宿主灭亡。

 希望人们以后吸取教训,对大自然能有敬畏之心,管住自己的
嘴,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吃的。不过对这一点,我并没有信心。
好了伤疤忘了痛是人类的通病。



很多人都质疑政府在病毒爆发初期遮遮掩掩,其实天下乌鸦一般
黑。很多人不知道1989年华盛顿郊区爆发了一次埃博拉病毒传
染事件。当时一家做野生猴子交易的公司发生大面积猴子死亡事
件,连关在不同房间的猴子都会受到感染。经过检验是埃博拉病
毒。发生初期,没人知道是啥,很多人和死猴子有接触,后来军
方即使确认了病毒也是遮遮掩掩,在制造公众恐慌与控制病情之
间摇摆。疫情已经发生一个多月,公众还毫不知情。所幸最后证
明这种埃博拉病毒由于细小基因的变异,并不具有感染人的能
力。死神微笑着举起屠刀,却最终没有砍下来。





附“血疫”中的两段。

你盯着眼镜蛇的眼睛看,恐惧其实还有另外一面,你说是不是?
你渐渐看见美的本质,恐惧越来越少。在电子显微镜下看埃博拉
病毒,就像欣赏完美的冰雕城堡。这东西那么冰冷。纯粹得那么
彻底。


从一定意义上说,地球正在启动对人类的免疫反应。它开始对人
类这种病毒做出反应,人类的泛滥仿佛感染,混凝土的坏死点遍
布全球,欧洲、日本和美国。犹如癌症的烂肉,挤满了不停复制
的灵长类动物,人类群落无限扩张和蔓延,很可能会给生物圈带
来大灭绝。也许生物圈并不“喜欢”容纳五十亿人类。也可能是
一百年间人类的极度增殖突然产生了海量肉类,这些肉存在于生
物圈的每个角落,面对想要吞噬它的另一种生命体,很可能无法
保护自己。大自然有自我平衡的手段。雨林有自己的防护手段。
地球的免疫系统察觉了人类的活动,开始发挥作用。大自然在试
图除掉人类这种病毒的感染。



2020-01-20 17:59:58

主题: Irritated
现在变得容易被惹毛。

早上坐公车,走了一会发现公车没有走高速,在local上老牛拉破车一般晃悠,像个野猪供地一般一走一停。一车人大眼瞪小眼,询问四座,都耸耸肩。HOV是开着的啊。哎,大姐我还着急上班,你这么悠哉的我着急上火。诸位你们就这样默不吱声由她晃悠吗,难道就不怕这是个恐怖分子把车开沟里吗?实在难以忍受,直奔司机询问。司机说我需要去下一站接乘客。我有点生气地说:大姐你早说啊,早说我就坐下一辆了。说完有点后悔,也许应该说的委婉一些。为什么满车得乘客都能忍受,默不吱声呢?

正上班,收到一封邮件,是关于儿子学校组织的暑假去东部旅游,参观名校等,明码标价交了不少银子。现在要求在原来基础上再多交钱,大哥你开玩笑吧?我买了你的东西,钱都付了。你回头找到我说:不行我亏了,你再加钱。有这么做生意的嘛?Deal already closed ! 这次我付了,赶明你再发个邮件,说不行 我还亏,你再加钱。NND还成了无底洞了。叔可忍,婶不可忍,直接给组织者发了一封很不客气的邮件。发完有点后悔,也许应该说的委婉一些。。。

一会又收到一个邮件,是小妞的数学作业。自从小妞撞大运入了math club,简直就是地狱。作业疯了一样,每天作业至少两个小时才能完成,做不完记账,三次以上开除。家长,小孩都非常stressful。看着小妞每次做的吭吭哧哧,哼哼唧唧的就上火,心疼。这周作业本来周五就该发下来,结果今天才收到,并且还是从上周五开始留作业。大哥你开玩笑吧?这都周一了,你这样这周小妞一天需要4-6个小时才能做完,干脆别睡觉了得了。于是,在群里发了一通很不客气的消息。发完有点后悔,也许应该说的委婉一些。哎,为什么别的家长都能忍受这些,默不吱声呢?可是私下交流很多家长都是满腹怨言的啊.


哎,是年纪大了变得脾气不好了吗?



2020-01-04 11:35:35

主题: 狂热
摘抄


2020-01-03 15:09:38

主题: 石佛
历史的车轮轰轰而过,把2019压在轮子底下,抛弃在岁月的尘埃里。2019其实是一个很boring的一年,无话可说,我只是诧异为何它像流星,瞬间而过;我对2020也没什么期待,和尚敲钟,得过且过。有时感觉我在心灵上已经死了,对什么都没了激情,没有火花,没有灵气,就像大门口蹲的石佛,张着嘴可以发呆个上千年。


但是我还是想把这个世界看清楚,我想上到山顶看清楚什么是时代的潮流与大势,我想看清楚这个世界要走向何方。

我睁大老眼看了又看,却什么也看不清,就像在浓雾弥漫的大海中行船,毫无头绪。我想知道中美之间会不会继续脱钩,走向彼此毁灭;我想知道股市会不会继续一路高歌,或者乐极生悲;我想知道AI,big data到底是大势所趋,还是一个大大的肥皂泡;我想知道业界会走向何处,愈老弥坚还是回光返照?我想知道我该做什么才不会跑错车道,被碾个粉碎;我想知道怎样才能开心,如何才能不总是被压抑的乌云笼罩。 我伸出手摸摸,四面却都是墙;睁开眼看,却像个瞎子。。。


或者还是继续做个石佛,闭上眼,蹲在那等着属于自己的宿命,并且默念:这就是命,主给的,都是最好的。。。。


所有的一切都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我就像一个被捆在蜘蛛网里的人,漠然地看着时光在踌躇徘徊中一天又一天,2020就会这么过去,就像2019那样过去一样。



2020-01-02 18:07:52

主题: 无言
2019年的最后一天,除了日子有些特殊之外,实在是一个普通
的一天。天灰蒙蒙的,一阵阵的寒风嚎叫着在上空游荡,像个怪
兽在炫耀着力量。空荡荡的树枝上几个寒酸的鸟窝在寒风中像个
没牙的老头哆哆嗦嗦,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几只蓝头乌鸦缩着
脑袋并排停在树上,不时交头接耳,似乎在讨论着什么秘密。天
还没黑,迎接新年的烟花已经迫不及待地窜上天空,啪啪地散发
着短暂的光芒。微信群里,朋友圈里各种祝福各种美食喷涌而
出,洋溢着过节的火热氛围。

在这样的日子里,一个朋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难以想象在他举
枪的时刻是被怎样的黑暗与绝望笼罩,以至于忘记了还年幼的女
儿以及没有工作的太太,忘记自己的老父母。他解脱了,却把一
生的痛苦留给他的家人。他们如何度过那漫长的黑夜?当然我还
不知道什么使他如此的绝望。以往看他丝毫看不出任何痕迹,平
静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的痛苦?这也许是没有选择的最好选择。

天越来越黑,更多的烟花呼啸着窜上天空,噼里啪啦的声音慢慢
地连成一片,越来越密集,越来越近,它们用短暂的生命照亮夜
空。欢声笑语,觥斛交错中又是新的一年,但是有人不想看见那
明天依旧会升起的太阳。



2019-12-12 13:15:15

主题: 人民的名义
公司又要大规模re-org裁员,NND刚消停不到一年多。大概是
领导们看着大家刚安稳一点心里难过。听说草原上养羊的总希望
有狼时不时骚扰一下羊群,不然这些羊会懒死。大概是这么个道
理吧。

一时间又谣言满天飞,同事们人心惶惶,时不时看见一小堆人聚
在一起嘀嘀咕咕,就像笼子里的鸽子。这明显是什么趁着过节的
日子给大家添点堵,冲冲喜。

大boss们在台上严肃地说,希望大家不要信谣,不要传谣。
咦,这不是党妈的口气嘛吗?你们不是最瞧不起党妈莫?这会子
咋学的这么像?哎,虚伪啊。用的时候拿起来贴脸上,不用的时
候踩脚下,在啐一口。

大boss们又说了,Re-org不是我们闲的蛋疼,是我们听到了人
民的呼声。人民呼吁了,我们就得相应。于是人民面面相觑,继
而愤愤不平。NND,是哪个人民呼吁的,揪出来让人民看看。

古今中外的大佬们,无论正邪,无论老床还是老毛,不论干啥总
得扯条遮羞布,让“人民”的旗帜迎风招展,可怜的人民,总是
莫名其妙被代表。被代表也就罢了,可恨的是以人民的名义残害
人民。

枪响了,总有人会倒下,虽然每个人都希望不是自己。人民们,
大家各自安好。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