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迷失的天地
作者: mishizhe
域名: blog.mitbbs.com/mishizh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90701000000 ~ 20190801000000


2019-07-29 10:35:27

主题: 难民营
看着这难民营一样的家,我实在是无语,四顾茫然。就这么四个
人,怎么每周都搞得像遭了洗劫一样。鞋到处都是,数数居然数
出十来双,上周我可是全部放回车库了;书,满地都是,嘴皮子
都说破了,看完了放回原处,白扯;衣服,这丢一个,那丢一
个,小子的卧室都无从下脚;袜子,这一只,那一只,都是单身
狗,找不到另外一只;吃完饭的碗就往池子一丢,说了八百六十
遍,单个碗吃完了马上洗掉,泡在那里油汪汪的不觉得难受吗?
丢在哪指望谁洗呢?当然是谁受不了谁洗了。


每周末我都会花一个多小时收拾,不到下周末就一片狼藉,我看
着看着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圣母玛利亚,真是跪了。时间久
了,我觉得我变成一女人,跟在每个人后面婆婆妈妈,碎碎叨
叨,叽叽歪歪,像个惹人讨厌的苍蝇,或者吹着喇叭的蚊子。我
也讨厌苍蝇,蚊子。我是一男人啊,怎么比女人还鸡婆?

一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场景我心里的火就蹭蹭的往上窜。可是我
不收拾,又能指望谁?领导可是比总理还忙。有时想,我也不收
拾了,看谁先受不了,比耐力呗。我曾经说过家务的最高境界就
是看谁先受不了,最终还是我先受不了。去别人家我总是羡慕别
人家干净,整齐。可能他们预先收拾了一通吧,有客人要来嘛。


我一次给领导抱怨,家里你能不能也注意收拾一下,别让我老跟
到你们后面像个祥林嫂一样。领导说,我看你收拾的挺好的还用
我操心吗?再说,我哪有时间?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接下去,
好吧,只有我有时间。

说实话,乱七八糟的真的很影响心情,本来心情就时常不好。可
是我无力改变现实,就像很多时候一样。



2019-07-24 15:18:36

主题: 儿子
吃完饭正在洗碗,儿子跑过来:爸爸,我去做数学了,这样,下
周我就有时间玩了。听完老爹心里一喜:这小子终于主动一回
了。



洗完碗,决定去看看这小子做的如何,进去隐约看见他换了一下
页面。于是就问:你刚才在做什么?他说做数学啊。于是我调出
历史纪录,白纸黑字间,他不得不承认在玩游戏。要是在过去,
我会一把给他拎起来,丢到黑暗的车库里去
反省。但是我也在学习如何教育孩子,我只是平静地告诉他,现
在把电脑关了,去墙角站30分钟,好好想想做错了什么。30分
钟过后,我让他给我讲狼来了的故事。随后告诉他,你去写一份
详细的检查,贴到你的卧室,一个月之内不许玩游戏,看电影。
小子认错态度还算不错。他的卧室里已经贴了一排检查了。



朋友们都说我对儿子太严厉,他们
不知道这小子是如何的调皮,在学校被老师抱怨,发条子给我
们,被叫到校长办公室;在中文学校被中文老师抱怨,有一天校
长对我说很多调皮的故事都没给你讲,怕你经常收拾他;在教会
被教会老师抱怨,说”I try not to lose temper”。都说
男孩子调皮好,要是经常被叫到老师面前就不会那么想了。不严
厉点还上天去了。想想我小时候那么乖,这个儿子却这么让人头



2019-07-24 15:16:48

主题: IQ
看到一篇文章,提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东亚人在智商上平
均值要高于西方人,但是在科学创造力方面不如西方人,近代科
学基本上是西方人白人的天下,为什么呢?



在IQ的统计直方图分布上看,东亚人平均值的确高于西方人,
但是东亚人的IQ分布范围比较窄,远小于西方人,这意味着西
方人出天才的几率远大于东亚人。这就是说科学技术的发展靠的
是天才。



虽然我们提倡人人平等,但是不得不承认,天才是存在的,是达
芬奇,是爱因斯坦,是所谓的“别人家的娃”,不服不行,付出
百倍的努力赶不上别人一倍的努力。看看别人家的小凤,小龙,
早早飞上枝头,展露头角;看看我家的小土鸡:哎,儿啊,你挺
聪明的,但是看不出你天才在哪,左看右看横看竖看还是普通娃
一枚,你还是乖乖地努力吧,一坐到板凳上开始学习就像刚出土
的蚯蚓一样扭来扭去是不行的。



2019-07-24 15:15:22

主题: 早餐
公司的早餐厅里,徘徊良久,千篇一律的早餐百年不变,早就吃
腻了。左转右转,还是烤面包吧。

取块面包放到烤面包机里,退到一边等着。眼看烤好出来了,正
想上前拿,就见这时迟那时快,只见一白衣大侠,身形一晃,一
只咸猪手不知从那里伸出来,拿起面包端详片刻,随后又放下
了, “不好意思,拿错了”。又见身形一晃,白衣大侠不知所
踪,留下哥一个人在那里发呆,面对这还未付费的面包,哥在思
索一个难题:你说这面包我是吃还是不吃?



2019-07-18 17:07:18

主题: 世事无常
最近和同事聊天,忽然说起来他的一个朋友得了癌症,刚刚动完手术,不知道后期会如何,说起名字来,不禁吃了一惊。我和这人曾经一起带一个队,合作近一年,后来他儿子去了别的俱乐部,就再没联系过。一个性格非常和善的人,家里还有个年纪很小的老二,太太也不上班。没想到这个家的天忽然就塌下来了。真是担心以后他们以后的生活该怎么过,希望他能挺过这一关。


不禁想起另外一个人,曾经夫妻双方都有挺好的工作,两个小孩。忽然太太无端被公司怀疑为间谍,虽调查无果还是遭解雇,也没有找到别的公司,就呆家里了,这已经够背的了;但是不久前,老公忽然在高速上出了车祸去世,老二还是一个很小的孩子,听说她现在在一个超市做前台。这命运实在是太残酷了,曾经圆满的家在不到一年的功夫,连番遭遇飞来横祸,跌入深渊,冰火两重天。难以想象,夜深人静的时候,如何面对那无尽的长夜。世事无常,命运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天翻地覆。


还有几家朋友,也是经历一些家庭巨变,有的长期失业,有的离婚大战,有的也是重病在身,但是情况相对来说稍微好一些。做为朋友,我很理解同情他们的处境,但是除了口头安慰几句外,我还能做什么呢?有时甚至不能问,因为他们并不想外人知道太多他们的不幸,就像受伤的刺猬,只想把自己紧紧裹起来。我所能做的也只能是默默地希望他们的情况尽快好起来。最终,痛苦还是得他们自己承受,爬出深渊只能靠他们自己。


Hope time can take care of everything…



2019-07-11 12:10:44

主题: 信任
和几个人一起投资了一个项目,类似于众筹,资金交给某个人运作。就称这个某人为C吧。问题是无论C做什么,总是有人用最坏的意愿去揣测,是不是可能中饱私囊啊?这么做是不是别有用心啊?为什么这么做啊?为什么不那么做啊?项目要C做肯定完蛋,不如我们接手吧?这个C我看着人品有问题啊,很多人传他坏话啊,等等。


是我把这个项目介绍给他们的,这样就把我推到风头上,搞得我很有心理负担。开始还安慰一下,时间久了,就挺烦的。要是不信任,就不该投资。与其这样坐卧不宁,还不如把钱要回来算了,又不愿意去要。这样婆婆妈妈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为什么总是用恶意去揣测别人?为什么我总是愿意以善意去理解别人? 现在我甚至觉得有人怀疑我从C那里拿了好处费才向着他说话,这点钱就能收买我,也太cheap了。


我就是一个简单的信任。我觉得没有一句话比“我信任你,放手去搞吧”更鼓舞人心的了,我的老板就曾经对组员这么讲。也许我真的太傻,太天真,太simple,太naive。


挺后悔的,以后也不会给别人介绍啥投资项目。至少搞砸了只是自己砸锅了,对别人没有心理负担。这项目要是搞砸了,会不会有人吃了我?


为什么老中之间的合作总是不大顺畅?有个朋友也是几个人搞了一块地,结果几个人之间搞得乌烟瘴气,连朋友都没得做了。我也曾参与成立了一个公益组织,就这么一个纯奉献,没钱挣的行当,尼玛的,吵得锣鼓喧天,惊天地,泣鬼神,也是各种恶意揣测,各种言语攻击,最后以四分五裂收场。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然后天下太平了吗?没有,接着干呗。真是大开眼界,额头上的天眼都开了。



2019-07-10 08:23:47

主题: 修车
去修车,正在椅子上专心看手机,忽然听旁边一人说:” Hi, How are you?”,抬头一看,旁边椅子不知啥时候坐一老黑,正低着头拿着笔在填表。旁边再无别人,老美见陌生人一般就是这么打招呼,于是回应:”fine,thank you”。又听见老黑接着说:”You have fun today?”,有点奇怪,一般”How are you”之后就结束了,不过还是礼貌一点”Yes, I do”。接着看手机,又听见老黑说:” What did you do?”。哎,好像不对劲,是不是这人神经不正常啊,不禁抬头仔细看,发现这人头部另一侧露出一个耳机,原来他在和别人讲话。。。。

不禁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笑话:小王正在上厕所,忽然听见隔壁一人说:”哎,哥们,你好啊”,心想这人好奇怪,但是还是回答一下:”你好”。那人又说:“最近很忙吗?”。即使很不情愿,小王还是回答:“嗯,很忙”。那人又说:“都忙些啥?”。小王想:“这人是不是又神经病啊,我又不认识你,问这么多”,但是还是回答:“忙很多事”。这时,那人又说:“哎,哥们我不跟你聊了,隔壁有个神经病,我说啥他都跟,我挂了啊”。



2019-07-08 16:57:42

主题: 无题
哎,还是删掉吧。一切尽在不言中。


2019-07-05 15:24:13

主题: 老板
刚到这个组的时候就知道老板要退休了。今天他开着他的老爷
车,摁声喇叭,扬长而去,开启了人生的第三阶段。住在一个国
家森林里的小房子里,看照片周围很远的地方有两三家邻居,不
禁好奇,一个人住在这阴森潮湿的林子里,远离人烟,听着各种
动物叫是什么感觉?时间久了,会不会得抑郁症?他是独处,离
婚了。

他是个胖胖的美国老头,首次见面不苟言笑,感觉比较tough,
加上风传和我的前老板很不对付,互相使绊子,而前老板是个很
耐斯的人,不仅心里嘀咕会处成什么样。

半年一晃过去了,临走之前,找我面谈。他说,虽然相处只有半
年,但是你的工作非常impressive,我们很幸运把你招进来。
我临走之前给你安排几个重要的项目,这样你在这里也开心,在
和新的manager对接时我也会强调你的角色。我一看说:可是
这里有的项目是别人应该做的啊。他说:我让他们去做别的了。
听了一方面比较尴尬,希望别得罪别人;另一方面,也很感动。
还是很耐斯的嘛。最后老板说: You have good personality。
我一边说谢谢,一边想,你是没有见到我灰暗的另一面。

在目前的人生中,遇到的无论是学习上,还是工作上的历任老
板,虽然总有别人说一些不好的话,但是相处的还是非常融洽。
希望以后也能如此。


前段时间有个学妹跑到我办公室,征求换组的意见,她在目前的
组很不开心。说着老板对她的各种不公与压榨,抹起了眼泪。我
听着,一方面想:哎,真不容易,这老板也真mean了,怎能这
样对待一个女人;另一方面想:我还是挺幸运的。

这些年也算见识了不少老头,老太退休,一波接一波,割韭菜似
的,一个一个消失在退休大军里,再也不会见到。这就是所谓的
长江后浪推前浪吧。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坐在那些退休的
party room,听着别人说一些赞美的话,看着一些发表退休感
言而落泪的老头,老太,心里想:哎,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也
许镜头一换,就是我坐在那里了,也许不一定能等到那一天就命
归西天了,这样也好,至少还有个念想。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