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迷失的天地
作者: mishizhe
域名: blog.mitbbs.com/mishizh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90401000000 ~ 20190501000000


2019-04-30 08:25:19

主题: 严阵以待
天空是如此的蓝,白云是如此的白,我忍不住一直看着它们慢慢地相聚相散。微风拂过脸颊的感觉是如此的舒适,远处柳树的枝条在微风中缓缓摆动。多好的天气啊,明媚的阳光中,恍惚间感觉回到了故乡,站在沙丘上看到的是同样的场景。一时间觉得生活还是很美好的,至少看到了蓝蓝的天,洁白的云。


地上的两队就像三国演义里面的两军对垒,擂鼓吹号,动员完毕,双方严阵以待。战前的宁静就在哨响前的瞬间。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仪式感。


My son,面对未知与强劲的对手,希望你能学到勇敢,坚韧和永不放弃,希望你能培养出健康的心态。



2019-04-29 23:52:36

主题:
领导发脾气说她很累,其实她一直在说累,我也知道她很累。一
边上班还要每周三四次兼职,周末有时全天。其实我也很累,她
每周这么忙,意味着除了上班家里一切事情都是我的,但是我很
少说累。我想起小时候套上缰绳的老牛,它从来就是一声不吭,
低头往前走,踢它,拽它,打它,什么反应都没有。并不是我不
想说,因为说了丝毫不起作用,所以我现在只想沉默,我也只能
在博客里写写。

其实我觉得这一切完全没有必要,我们完全可以过另外一种生
活,就像以前那样和睦。做了这么久,疏远了周围朋友不说,也
没什么成绩,距离那个梦想还差很远很远,却牺牲了自己,牺牲
了孩子,牺牲了家庭。退一步讲,即使目标实现了,争他一百
万,牺牲了这么多,真的就值得吗?我不明白为什么需要那么多
钱,我并不在乎,not at all。圣经里讲:即使你赚得全世
界,却失掉了自己,有什么益处呢?你们不能既侍奉神,又侍奉
钱。为什么这时候圣经的教导就忘了呢?

钱多到一定程度我已经很满意了,为了再多点付出的代价真的不
值得。这大概也是领导不满意我的一个原因:没有追求,小富即
安。是的,是这样的。相对于钱来讲,我更希望一个幸福的家,
我更愿意和孩子们玩一玩。我有时看到别的夫妻那么和睦,心里
五味陈杂,真的非常羡慕,非常嫉妒,恨。



2019-04-26 12:49:10

主题: Scientist
正在办公室工作,一个同事发来消息:XX,才知道你也是大牛
啊。哥一头雾水,什么大牛?这年头大牛满天飞,就像帅哥美女
满天飞一样,哥在的钓鱼群里就有近百个大牛。同事说:在参加
一个学术会议,在讲xx理论的研究现状,里面提到你的名字,
说你是第一个发现这个理论有缺陷的人。


回想一下,那是哥十年前在另外一个公司发的文章,不禁飘飘然
一下。这个问题经过十年的业界研究虽有进展但是还是没有解
决。自从哥转到目前的公司,在科研界已经彻底消失了。但是哥
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scientist。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从中
找到存在感,满足感,从中找到自己并不傻的成就感。前段时间
和几个同事吃饭,有同事说:那个某某manager职位你不去申
请吗?看你挺合适的。我说:哈哈,别开玩笑了,我没兴趣。


老板出去度假曾几度让我代理,代理期间不巧碰到给诸多 
intern评级,参加一系列会议,各个组的managers聚在一起
讨论,这时就体现出你争我抢,明争暗斗的一面,谁都不愿意自
己的intern落下风,不幸的是,哥也得发言,也不能让自己的
intern落下风,搜肠刮肚的,寻找华丽的词汇,这一个难受与
尴尬。哎,原来你们都是这样工作啊。出门就告诉一起去的同
事:I hate this type of work。

一次和一个在别的公司做manager的朋友聊天,说到公司里的
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哥说:我们公司我啥也没感觉到啊。他
说:那是你的level太低。哥一时语塞,说的对啊。那哥还是做
哥的low level work吧。家里的领导总是觉得要当boss才算
成功,很遗憾哥不是那块料,push也没有用。哥挣得并不见得
比那些领导低,何苦要受那个罪。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追求,有人爱萝卜,有人爱白菜,这世界才精
彩。哥在每年的career review里从来选的就是technical 
path。这也体现在对孩子的教育,家里领导教育孩子要做老板
赚大钱,去领导别人,这也无可厚非;哥教育孩子要成为科学
家,比如攻克癌症,这时候儿子问:我攻克癌症会赚很多钱吗?
哎,My son, it's not about money....



2019-04-19 22:01:30

主题: 岁月
出外参加学术会议,是给一学术大咖发奖章。像金庸小说里的江湖聚会,来了很多江湖高手,当然也需要一些路人甲来陪衬,比如我。我有时很喜欢研究这些大咖的成长经历,试图找出他们是如何开的天眼,是如何打通的任督二脉。看得多了,无非是比你有天分的人还比你努力,仅此而已。我时常给儿子讲科比的故事。科比说你们都说我有篮球天赋,你们有多少人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我每天这个时候起床练球。

期间一个小插曲,有个大咖教授做学术报告完毕,有人说:你这个算法很牛,我们公司可以不可以租来用?教授听完不高兴:back off, I am a scientist, don't talk money with me。很有点像国内所谓的知识分子的清高。


中间休息,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肩膀,“嗨,是你啊,好久不见”。扭头一看,这是哪位胖大叔?好像不认识啊,不过看样子和我很熟?足足凝视了五秒钟,终于认出来了。五秒钟之内,脑海里那张脸先是变瘦,再经过拉皮,抛光,加点头发,一系列滤镜操作最后还原出十年前带的intern。哎,这变化好大,大哥你比我年轻好几岁,咋沧桑成这样?心里这么想,嘴里却啥也没说。

随后开始聊聊近况。期间他忽然说:”老大,你看起来很憔悴啊,没有以前精神,帅气了”。带intern时他就喜欢称我老大。我一笑:“大哥,你已经十年没见我了,你以为我会长生不老啊?不过你说我以前帅气,还是比较开心”。

这时,我想起一个曾经读过的小小说:

岁月 --转载

我正在候诊室等着和我的新牙医见面。挂在墙上的行医执照上面的名字令我想到了一位25年前我的高中男同学。我之所以记得这个名字,是因为他是一个又高又帅的家伙,那时女生都喜欢他。于是,我心里充满期待。

  可是,一见到他,我立即失望了。这个人满脸皱纹,秃顶,岁数太大了,不可能是我的同学。

  他在给我检查牙齿的时候,我提到我上过的那所中学,并问他是否也上过。

  “是呀,我就是那所中学毕业的。”他答道。

  “那你是哪一年毕业的?”我问。

  “1984年。”

  “啊,是我班上的!”我惊讶得喊了出来。

  他凝神看了看我,然后问:“您教的是哪一门课?”


P.S. 心理学研究表明,人照镜子时总是不自觉美化自己。结果就是看着别人都比自己老。



2019-04-13 11:06:52

主题: 杀熟
所在城市篮球队闯入季后赛,正寻思带小子去感受一下现场氛
围。早上到公司就发现company special deal for you。
艾玛,还是你懂我,想都没想,下单。完了寻思,看看到底公司
的面子值多少钱。放狗一搜,哎,这比公司价还便宜啊。NND,
这就叫坑的就是你这种傻子吗?

想起以前,一次家里水管漏水,正好认识教会一人就是
plumber,想想熟人也没问价。修完了,一听报价,呃,这也
行?又不好意思砍价。哎,当个冤大头吧。

这叫杀熟。不过,这也叫一时爽,以后再无机会,不过人家可能
也不稀罕。



2019-04-13 11:01:53

主题: 乱弹
当不喜欢某一件事或人时,一点点付出就会成为沉重的负担。每
月一次的家庭聚会总是觉得能逃就逃,能躲就躲,即使被迫坐哪
里,也是魂飞天外。最怕的是被人点名:xx,谈谈你的感想
吧?啊?这个。。。那个。。。。,哎,我没感想。。。

领导也就这这个时候能表现出做家务的热情,把家里收拾干净。
平时脚底下的衣服即使绊脚,也只会一脚踢开。堆在各处的东西
我要是不收拾就会一直堆着。 一心干大事的人大概都这样吧。

哎,你们在讨论啥子呢?这么晚了,娃该睡觉了,我还有别的
事,我也困了,时间就在干熬中一点一点挤牙膏似的,咋这么
慢。我坐在别人的旁边就像个格格不入的傻子。不坐旁边陪着
吧,领导说你这么大的人,一点基本礼貌都不懂。看大家这热情
的讨论,哎,这人和人的差别怎么这么大?

相反,当喜欢某件事或人时,再多的付出也心甘情愿,甚至付出
生命也在所不惜。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为我家娃去死。高温近百
度的大夏天可以在海边钓鱼八小时,这不是真爱是什么?再热,
哥愿意;再热,哥开心。

这几个月认识很多新人,有的人三言两语就觉得很亲切,愿意接
近认识他们,愿意尽力帮助他们。有的人就咋看咋别扭,能躲就
躲。

这大概就像音乐,不同音阶,不同强弱。有的组合在一起就是好
听的音乐。有的组合就只是纯粹的噪音。



2019-04-12 17:11:14

主题: 物理老师
高三群里有一次回忆起当时的物理老师,大家热烈讨论一番。这是一个性很鲜明的人,也是直接决定了我后半生的人。二十多年过去了,想想他也快八十了,也不知道现在在哪,身体健康情况如何。他以及其他任何人大概并不知道,当年他的一席话改变了我后半生的人生轨迹。有时想,如果没有他,我现在在做什么,在哪里?不禁浮想联翩。哎,人生不可以假设。


想当年,他就像个愤青一样,除了常规的讲课,总会就社会问题,热门时事发表长篇大论,指点江山,激昂文字,一会说忘记过去就意味这背叛,一会说毛主席是我们伟大的领袖。经常会赢得同学们的热烈掌声,每当这个时候他就背着手,在讲台上踱来踱去,显得红光满面,踌躇满志的样子。

进入高三,以前一直在全校十名左右晃荡的我,居然一鼓作气经常在红榜上名列全校前五名。高考前几个月的某一天,校长找到我,说学校有保送名额,你要是愿意,可以保送你去某某大学,你可以挑专业。我一听,这大学不咋地啊,不去,哥要在考场上证明自己。不巧,当天晚上物理老师带晚自习,讲完课,一时兴起,又开始长篇大论,这次讲的是今年的高考形势是如何如何的严峻,你们再不努力下场将是如何如何的悲惨。我越听越觉得胆颤,哎,你牛,哥不考了行不行?于是第二天一早,找到校长:报告校长,我不想参加高考了。校长说:你这娃,你说不去,名额已经给你后面的人了,不过你回去等消息吧,我再看看。于是沮丧中,等待了一两天,终于绿灯亮了。就这样在别人还在为高考使劲揪头发,做最后冲刺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每天到处晃荡了。人生就此转了个弯,就是不知道另外一个方向究竟是什么?

这个随机的一席话,成就了现在的我,现在的家, 现在的孩子们。这是命还是纯粹的偶然?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一次,买菜碰见一个再婚的朋友,抱着一个小婴儿,好可爱的样子。那时就想,如果他的前妻没有在一次偶然的会议上对别人一见倾心,横竖离了婚;如果不是现在老婆的前老公创业失败,以离婚收场,也不会有现在的这个孩子,多少个小概率的偶然造就了现在的必然,没准这个小婴儿以后会改变世界,谁知道昵。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是随机的?还是像圣经上讲的,创世之前就蒙了拣选?琼瑶的一本书里就说,如果你的爸爸妈妈在以前某一天的某一刻干点别的,这世界上也就不会有你。

记得有一次中午正在自习,我靠窗户坐,听到有人敲窗,抬头一看是物理老师,他示意我出来,让我跟他去他的家,他的家就在教室旁边,他拿出一份试卷说,这是一份中考题,我亲戚的孩子正在考试,你帮他答一下这份卷子。我一时有些发懵,呃,这也行?不过也没别的选择,就是以后看他在台上指点江山就有点和以前不一样了。不过人都是复杂的,纯粹意义上的圣人是不存在的,我有时觉得自己就是一渣男,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2019-04-02 10:01:28

主题: 笛声
一阵悠扬的笛声从远处飘来,伴随着海浪拍击沙滩的声音,慢慢
的,声音越来越近,一阵迷糊中,意识到是手机的闹钟音乐。伸
手关掉闹钟,却没有一点动力起床。寂静的黑暗里,睁着眼睛,
感受着时光一秒一秒地流逝,再次极力搜寻那迎接黎明的动力,
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又是一个another day而已。但愿常睡不
愿醒。

最近又陷入一种烦闷状态,怎么也开心不起来,觉得无论做啥都
毫无意义,只让人心烦。唯一觉得安慰的是下班到家女儿蹦蹦跳
跳跑过来的hug,儿子在球场上进球的瞬间。他们是我生活的意
义。

有时看着镜子,一副自己都看不清的面孔,想的什么?做的什
么?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我很是佩服朋友圈里经常发自拍的
人,这是怎样的一种自信?我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我
从小就不是一个有信心的人,甚至都不愿意照相。


有一次,公司群里谈起什么样的人退休了最开心,是每天跳广场
舞的大妈大爷。什么样的人最悲催,是那些所谓的诗人,作家,
哲学家,感情细腻的人。简单点,就是整天胡思乱想的人。他们
最有可能的结局就是自杀。比如海子,三毛,川端康成,海明
威,王国维,梵高,莫泊桑。公司里有位同事经常写诗,出版过
诗集,写过小说,还挺有水平。有人就开玩笑说,你也是诗人
啊。那同事就说,你不要诱导我自杀。看三体时,那个维德被判
处死刑,在万分之一秒内被气化,毫无痛苦,这个好啊。

据说爱因斯坦相对论出来以后,有研究牛顿力学的物理学家自杀
了,为什么泥?
因为信仰坍塌了,坚信了一辈子的事情被证明是错的,是一种什
么样的心情?是哀莫大于心死。

有时仍不住想,难道我真的是一朵奇葩?为什么别人好像都岁月
静好,琴瑟和鸣,为什么我经常陷入消沉难以自拔?我实
在无法抑制那种发自内心的厌恶与抗拒。

哎,我想我只是旧病复发,胡乱写写,过段时间就
好了。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