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迷失的天地
作者: mishizhe
域名: blog.mitbbs.com/mishizh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80701000000 ~ 20180801000000


2018-07-26 16:08:13

主题: 阳光
你要记得让你心情变好的人,对你说开心一点的人,逗你笑的人;你要记得心情郁闷时陪你聊天的人,想起来就觉得温暖的人,在黑暗中陪着你的人,说想念你的人。

是这些人组成你生命中一点一滴的温暖 ,是这些温暖使你远离阴霾,是这些温暖促使你成为善良的人。犹如漆黑原野里的一点灯光,迷失的路忽然变的那么光明;是这些人穿透你头顶的乌云,撒下一缕阳光,那么明媚。是这些人让你觉得人世间还有很多值得留恋的东西。

谢谢。



2018-07-23 17:18:54

主题: 无题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上面的话不知道是谁写的,挺不措。不过,黑暗呆的久了,就会把黑暗当光明。就会自以为是光明的,是正义的。就像每场战争一样,每一方都认为自己代表光明与正义,对方是邪恶与黑暗的。洗脑嘛,很容易的事情。



2018-07-10 12:46:42

主题: 雨巷
连日的阴雨搞的心情也挺灰暗的。为什么我总也开心不起来?亲爱的,你告诉我,为什么开心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为什么我很穷的时候却很开心?为什么?为什么?我有时候在想,我现在到底给别人一种什么样的印象?教会里经常看到一个年轻女人,就是从来没有看她笑过,总是目不斜视,面无表情。有时候想,我是不是现在和她一样?笑是不是也是皮笑肉不笑?


钓鱼的时候为了防止鱼看到鱼钩前面的线,最前面一般采用一段透明线接起来。但是这里就成为整个系统中最脆弱的一部分,受力时断线总是发生在这里。这和破镜重圆是一个道理,破镜是无法重圆的,那条裂缝永远是最脆弱的部分,磕磕绊绊中,那里总先裂开。


很少有值得开心的事情,也就是陪儿子踢球,陪女儿玩,和朋友说话的时候能暂时忘掉那种烦闷的感觉。看着女儿可爱的样子,我就想:爸爸要一直陪着你长大,要一直保护着你,给你开心和幸福;我要一直看着儿子在绿茵场上驰骋,在重围之中踢球入网。也就是为了他们,才觉得生活需要坚持,不要放弃。这是生活中唯一的意义。

可是你知道心情低沉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吗?被拽入更黑的黑暗里,被黑暗吞噬,半天都爬不出来,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可以放弃。我只想化作一团云飘到天上,地上的一切与我无关了,bye-bye, enough is enough。有时候开车,看着远方车前面的白云,我就想要是能开到那些云里去就好了。有时怀疑我是否处于抑郁症的边缘。

《雨巷》是戴望舒的成名作。喜欢里面的意境,雨巷中徘徊的独行者,以及时有时无的希望。

雨巷
作者: 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地行着
寒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2018-07-06 08:42:09

主题: 信手涂鸦,不知所云
在开门的一瞬间,他惊呆了,房间的布置和当年一模一样,甚至连家具的走向都没有变,只不过都蒙上了一层的灰尘。空调还和当年一样在头顶翁翁作响,电视还在那个角落里。刹那间,往事像洪水一般汹涌而出,强烈地刺激着他那毫无准备的大脑。黑夜里,他拎着行李,呆呆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不经意间,他的眼睛湿润了。


许久,他慢慢走进房间,放下行李,再次环顾四周,关上灯。漆黑的夜笼罩着周围,他深陷在沙发中,一双黑色的眼睛,无神地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看什么,也什么都看不见;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什么都想不明白。他点起一只烟,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一闪一灭,映出一张苍白木然的脸。烟头释放出一团团雾气,慢慢地升起,在四周盘旋,仿佛一个幽灵,低低的召唤,试图把他拽进那更深的夜里。他徒然地挣扎着,向着那无尽的黑暗坠去。黑夜吞噬了他,一切又被埋了起来,一切又貌似平静如初。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