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迷失的天地
作者: mishizhe
域名: blog.mitbbs.com/mishizh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70901000000 ~ 20171001000000


2017-09-28 13:25:21

主题: 老板
开年会又见到博士老板,又召集曾经的学生聚会。他还是那么精神,还是那么亲切,”Hi,  Phil, long time no see, how are you? You still look like the same”, “Hi, xx, I am doing good, you look like the same too”. 哈哈,其实大家都老了。曾经名震四方,像个机器一样工作的老板也经不住岁月的摧残,他明年就要退休了。哎,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再厉害的人最后都得跟着牛头马面走一遭,没看到有些师兄的头发已经越来越少了吗?摸摸自己的,哎,还好。。。


秘书说明年会有一个退休爬梯,我说:For sure, I will be there。 因为这是个永远需要感谢的人。



2017-09-15 10:30:09

主题: 马大哈
1) 早上上班,看到一个邮件,唔,这个需要转发给某某,鼠标迅速一点,done。几分钟后,收到另一同事电话。

同事:你发给我的邮件是啥意思?我看不懂。

我:啥邮件?

同事:你刚才发给我的啊

我: 我给你发邮件了?怎么会?我看看

。。。。

我:哎呀,不好意思,我要发给另外一个人,你两有同样的last name.


2)看到另外一个邮件,唔,这个需要某某才能帮忙,forward 给某某,同时reply all. 几分钟后,一同事过来。

同事:你是要找某某来给我们帮忙是吧?

我:是啊,他知道怎么弄。

同事:那你的邮件里让他帮忙,怎么没有发给他?

我: 呃,怎么会?我看看

。。。。

我:哎呀,不好意思,我reply all的时候没有加上某某。

3) 午饭了,去同事办公室。

我: 要一起吃饭吗?

同事: 今天我带饭了,一起楼下吃吧

我: 好啊

走到楼下餐厅,转转,实在没啥想吃的。于是给同事讲,我要出去吃了。同事说好把。跑到外面,寻思这去吃啥好吃的。走着走,忽然想起,哎,今天我带饭了哎。

回到办公室,

同事:出去吃的啥好吃的

我:哎,别提了,我带饭了。

同事:哎,兄弟我佩服。




哎,怎么这么马大哈,是不是痴呆的前奏啊。想想这些可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不往心里去。如果是特别重要的事情,或者很在乎的人的事情,还没有忘记过。



2017-09-05 13:58:39

主题: Back to normal
当你觉得某一件事急需处理,需要全部精力投入的时候,好像是不会觉得累的,就像打了鸡血。一旦结束,思维就开始发散,就开始像一个神经网络,四通八达,迷失在空间里。就开始觉得很累,大清早,眼睛就睁不开了。

有些时候,你愿不愿意投入时间做一件事情,完全取决于你周围的人,你所处的组织以及你在其中的位置。有些时候完全是赶鸭子上架。你都不带头,怎么指望别人,你都不带头,怎么会好意思。也算理解什么叫做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有一次,孩子问: what if our life is just a dream? 惊诧于这么小的小孩也会思考这种问题。过去的两周就像一个梦。有些时候觉得这些生活中的波澜就像一个一个气球,每个气球里装一个梦,装一个故事,好的,坏的。梦做完了,故事结束了,放进气球里,扎紧口,让它飞吧。也许有一天,会重新捡起这个气球,又会重新开始,那时侯也许可以说,我以为一切早已消逝的无影无踪;也许,再也不会见到同一个气球。



2017-09-02 12:16:04

主题: 飓风
漆黑的夜,狂风夹杂着暴雨,像一个发疯的人一样噼里啪啦的敲
着窗子。忘记关紧的篱笆门被风吹得咣咣响。一个接一个的警报
刺激着神经难以入睡,以至于懒得去看是洪水警报还是龙卷风警
报,心一横,去它NND,whatever。小区微信群里的气氛也从
最初的轻松,打诨变成了沉重与紧张。一缕不安在社区里游荡,
恐慌的气氛像传染病一样蔓延到一个又一个人。身边的小崽子沉
睡的呼吸声均匀而缓慢,这是不是所谓的无知者无畏?

这种级别的飓风一般都会造成人员伤亡,躺在床上想,If it 
were you, are you ready?于是想起一部电影里的一个英
雄,每次战斗到无路可逃的时候总是张开双臂,this is my 
time,可惜每次都不是那个time。 我想我不怕死,也许这还
会是一种解脱。但是我不能不管身边的两个小崽子,他们还这么
小,小小的身躯显得那么脆弱。

眼看着周边的社区一个一个变成红色的强制撤离区,感觉已经被
装进了一个口袋,随时袋口就会被扎紧。于是,在和朋友已经约
好开个爬梯轻松一下的情况下,爽约仓皇出逃。两三个小时以
后,周围五个小区已经被淹,很多家庭被困。水不断往上涨,看
到微信群中被困无法出逃的家长说:我看着我儿子就想哭,他才
三岁。所幸他们最后都被勇敢的志愿者们或者警察救出。但是这
种被困的绝望感觉应该永远不会忘。

感谢那些困难中慰问的朋友,虽然仅仅是个短信,虽然很久没有
联系,你们的问候让我觉得温暖。感谢主动提出住宿的朋友们,
是你们让我觉得安心。

虽然没法回报你们,但是我可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受灾家庭。


洪水无情人有情。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