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迷失的天地
作者: mishizhe
域名: blog.mitbbs.com/mishizh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70501000000 ~ 20170601000000


2017-05-30 09:47:51

主题: Memorial day
又是一年的memorial day。又来到办公室加班,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大批intern来到的时候,也是在这一天来到办公室里。一年又过去了,时光好快啊,我多么希望你不要走,你还是要走了。未来转眼变成现在,现在即将成为过去,过去仅仅留下一些越来越模糊的记忆。去年的intern没有几个得到公司的offer,因为去年是业界最糟糕的一年。想起一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空荡荡的大楼里,正在工作,听到不远处有开门声,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一阵阴风袭来,忽然想起那个医院敲键盘的故事,还有谁能犯神经这个时候来呢?起身看看,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哎,莫非小倩来过了?看起来没啥油水,她又走了。。。。。



2017-05-22 07:57:21

主题:
最近都能忙死了,工作上一大堆事情积在一起,带个summer intern还得和祖宗一样供上,目标就是确保哄得intern开心,以后愿意来工作。要是发了offer不来,那多么有损公司光辉形象,好没面子啊。所谓我可以不要你,可以像狗一样把你赶走,但是你不能不爱我,不能首先拒绝我。尼玛,什么世道。

周末又是娃的各种结业活动,什么钢琴表演,舞蹈表演,中文学校表演,足球结业赛,就是个折腾家长,折腾娃,是不是大家都闲得慌啊?好像不是,娃会输在起跑线上的,好吧,这可是很严重的指控。好像也习惯了这样,有点空闲时间就发慌,现在做什么?就像儿子经常问的一个很烦人的问题:what do I do now? 好在这些活动都结束了。现在在盘算,暑假学什么?家里的火都很少开了,哎,我好开心不用做饭了。。。。

家里一片狼藉,像进了难民营,有朋友登门,都不好意思让进客厅,楞是堵在门口聊半天,那家也倒了半天苦水,兄弟,原来你也不容易。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实在看不下去,收拾收拾,还被领导抱怨东西收拾没了,我也记不得放哪里了,常有的事。。。

好久没去gym,胸口就像压了个大石头,寻思我爬爬楼梯去办公室吧,结果还在楼梯里迷路了,没想到这楼梯还四通八达,像个迷宫,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出口都是锁死的,后来才知道,大清早楼梯出口都是锁死的,但是有入口,哎,这不脑残嘛。。。。。无奈,灰头土脸出来坐电梯。

哎,一切尽在不言中,上班吧。有班上得感谢上帝的仁慈。。。



2017-05-20 23:13:21

主题: 无题
哎,家务的境界就是看谁的忍受阀值低,谁动手。结果很多
东西收拾收拾就不见了,别怪俺了,记性不好。东西乱丢在
外面俺只能乱塞在一些看不见的地方。



2017-05-12 14:44:37

主题: 老太
每次去老太办公室,总得至少一个小时。那话匣子,如滚滚长江,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不知多少次,哥在心里嘀咕,上帝啊,my god, mon 
dieu,快别说了,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脸上还得作出很虔
诚的样子。

不知多少次,说着说着哥就魂游天外,以至于最后一脸茫
然,八猴已死,说的是啥来着?

不知多少次脚都迈出门槛,还得站在门口接着听。有同事进
来,哇赛,救星来了,你们聊,哥先走了。。。

有时候为了尽早结束话题,就主动换个话题,没想到这个话
题老太更感兴趣。天哪,为什么我这么多嘴?

哥很多时候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好吧,看来道行还是不够
深。圣母玛利亚,你派这个人来,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
意思吗?
 
等我老了,可千万千万不能变成这样子。。。。

哎,说到底,从老太那还是学到不少东西,凡事总没有十全
十美吧



2017-05-12 08:36:14

主题: 登金陵凤凰台
凤凰台上凤凰游, 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 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 一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 长安不见使人愁。



2017-05-11 09:40:31

主题: 百年孤独
最近看完百年孤独。一个家族的兴衰,开始于一个开辟了新疆域的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但他发疯以后,整个后半生都被绑在树上。高潮于那个富的流油,把钞票贴的满屋都是的奥雷里亚诺第二,结束于一个乱伦而生,并被蚂蚁拖走的婴孩。类似于中国的红楼梦,充满了各种神迹奇事,但就深度与广度还是比不上红楼梦。最有感触的是,整个后半部,曾经叱咤风云的主角们一个一个老去,在孤独,压抑的氛围中,一个接一个去见了上帝。


曾经牛逼的一塌糊涂的奥雷里亚诺上校,后半生几乎不与任何人说话,无聊的人生花费在铸小金鱼上,做了又溶,溶了再做。阿玛兰妲,最后十多年就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做自己的寿衣,缝好再拆,拆了再缝,在无限孤独中渡过后半生。丽贝卡,那个紧张时就吃土的少女,在年轻时丈夫被莫名枪杀以后,就独自一个人居住,甚至自己的亲人都忘记了她的存在,以至于大家以为她早死了。


最后的成员,奥雷里亚诺·巴比伦和自己的姨妈阿玛兰妲·乌尔苏拉乱伦,生了个猪尾巴的娃,并被蚂蚁吃的只剩一点皮,整个家族到此为止。。。


人物名字不仅死长,并且下一代经常用上一代的名字,好在还没有迷失。

看完不禁在想,我的后半生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也很孤独?有些时候觉得也挺孤独的,好在还有一些爱好,还有孩子,不至于向书中人物那样吧。那等孩子们都长大飞走了,又该是怎样呢?



2017-05-06 16:26:53

主题: 海德薇玻璃杯
海德薇玻璃杯是大英博物馆里收藏的一件公元一千一百年的
文物。海德薇,欧洲王室出生的基督教圣徒。据说她用这个
杯子把水变成了酒。

她的事迹中,最让我吃惊的是,她用修女们洗过脚的水来洗
眼睛,常常也一并洗自己的脸。她也常用这样的水来洗自己
子孙们的脸和头。并坚定认为修女使用过的水是圣洁的,可
以让自己以及自己的后辈得到救赎。

好吧,无语,真是醉了,不仅想起成分更为牛逼的密宗达赖
甘露丸,多少教徒都抢不到手。具体成分有污版面,有兴趣
自行脑补。

做父母的都会把最好的给孩子,这个在她眼里一定是最好
的,别人的劝阻必定是错的。mindset一旦定下来,要改变
好难啊。



2017-05-03 17:38:22

主题: 无题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遥知湖上一樽酒,能忆天涯万里人。

跟有的人话越说越多,跟有的人两句话就能给人噎死。这就
是投缘吧。实在不喜欢处心积虑挖空心思往上爬的人。随缘
就好。这世界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只有能不能合得来的
人。



2017-05-01 09:31:08

主题: 皇帝的驴耳朵
很久以前,有一个皇帝,长着长长的驴耳朵。每次理发结束,就会问理发师,你看到了什么?诚实的理发师们总是说,长耳朵。于是他们都被杀掉了。最后有个理发师说,陛下,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啊。于是他成了御用理发师。可是这个秘密压在他的心中,憋的他非常难受,于是他就跑到高山上,在树上挖了一个洞,把这个秘密悄声说了出来,再用泥巴盖上。

其实这个故事是周末从花样年华里知道的。梁朝伟把心中的秘密说给吴哥窟旁的树洞,然后以草封掩,长镜头中一个落寞而去的身影。据说从此以后,往事就会被掩埋,一切就会重新开始。于是我就好奇去查了这个传说的来历。其实,花样年华是一部挺难懂的影片,看了影评才知道某些情节是什么意思。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背负着沉重的期盼,责任,这些年织的网越来越歪。有时候特别怀念单身时的生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想去哪去哪,想干啥干啥,没有顾虑,没有负担。很多事情不是不想去做,而是不能做;很多话不是不想去说,而是不可以开口。于是,有些事情只能成为秘密。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有人告诉闺蜜,有人到网络上宣泄,有人自己憋着,有人就挖个树洞。以后去公园里,我要多看看树上的洞,看看里面究竟有多少秘密。。。。

其实博客我原不想在写,但是我发现我还是需要一个出口。。。。



2017-05-01 09:11:44

主题: lost in thoughts
早上到了公司,正在往办公室走,忽然听到有人在喊我,抬头一看,原来是老板:You look like in deep thoughts with your head down. 不好意思笑笑,我在想什么呢?其实我也不知道,好像在想很多事情,又好像一片茫然的空白


2017-04-30 15:19:59

主题: 手机
上周早上上班把手机忘到了车里,想起的时候公车已经绝尘而去,我亲爱的手机。。。转念又想想没有也好,过一天与世隔绝的日子也不错。

手机俨然已经成了每个人的心肝,时刻不离左右。于是有人说,让我做你的手机吧。把我随时带在手边,隔几分钟就含情脉脉看一眼,一会不见就六神无主,如坐针毡。真爱如此,实在难得。

又有人套用据传泰戈尔的诗,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在你身边,你却一直低头看着那破手机。(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在你身边,却不能说我爱你)。

一天也过得很好。拥有的时候总是在想,没有了该怎么办?其实真的没有了也不过如此。太阳照常升起,生活照样继续。

晚上回来,打开手机看看,不禁有些失望,没有人因为找不到我而哭爹喊娘,甚至没有任何与我相关的信息。原来你就是一个无足轻重,可有可无之人。

想想世事大抵如此,总以为自己如何重要,不明白自己的位置,一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岂不知 who cares。



2017-04-30 15:14:48

主题:
带崽子们出去玩,开到一个水流湍急大河边,忍不住感叹,好美的景色啊。旁边的小崽子被一道河堤挡住了,“要看,要看,抱我上去”。挨个抱上去。等我也爬上去,却发现堤上没了孩子。堤上旁边的河里却泛起水花,脑子里轰的一声,他们全掉河里了?想都没想纵身跳到河里,却发现浮力太大,怎么也潜不下去。忽然就醒了,一头冷汗,心还在突突跳。

第一反应,my god ,还好是个梦,不然这辈子就完蛋了。

梦就是好,还可以有reset button,一切可以重来。现实中发生的就发生了,再也回不去。

小时候,有一个玩伴,一次跟着爸爸做木匠活,不慎触电身亡,其实那种低电压触电,人工呼吸完全可以救活,可惜没人懂这个。送到医院早已气绝身亡。一天深夜,他的一个好朋友因为思念心切,居然一个人跑到村外的墓地,放声大哭。旁边的农田里,有人深夜在劳作,听到新下葬的墓地里传出呜呜的哭声,头发都竖了起来,丢下地里的活,头了不回的跑回家里。他的妈妈上次回国还看到了,看起来时间早已愈合那昔日彻骨的伤痛。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