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迷失的天地
作者: mishizhe
域名: blog.mitbbs.com/mishizh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71201000000 ~ 20180101000000


2017-12-22 16:36:10

主题: 危机
20年前选石油专业的时候,有老师讲,别学这个了,这玩意很快
就用完了。上研究生时,师兄讲,赶紧转行吧,石油快开采完
了。那时候,各种专家的预测满天飞,无一列外是石油马上用完
了。现在的情况是,不是石油快用完了,而是它太TMD多了。


最近有一次公司VP召集一些人一起吃午饭,体恤民情吧。席间讲
到:我现在经常反思的问题是,这次石油暴跌,为什么我一点都
没有看到?不仅是我,整个行业都处于亢奋状态,各种大项目纷
纷上马,前景一片光明。为什么没有人预测到暴跌就在眼前?为
什么?为什么?我心想,你要预测到了才见鬼了。历史只不过再
次重演而已。


人在预测经济问题上是很幼稚的,头脑发昏也是
很容易的。《金融危机史》里讲历次经济危机前都是一片欣欣向
荣,没有人看到危机马上来临,每个人都在想:这次真的不同。
都是在危机之后回过头来看,原来这么明显的原因,大家就是看
不到。


目前石油行业里悲观的气氛依旧很浓厚,特别是电动车的兴起,
是一个现实的威
胁。两年前石油跌的最狠的时候,在年终公司大会上,CEO邀请
员工现场提问,我就问道电动车的问题,问完我说:It seems 
to me the future is not bright。CEO听罢哈哈大
笑,也不知道是鼓舞士气,还是的确这么认为,洋洋洒洒讲了十
多分钟,认为现在电动车技术上还不成熟,太贵,不能占据市
场。之所以目前看起来势头不错,是因为有政府补贴。
Eventually, they need come to the market to 
compete, they cannot compete with us。他的回答
还赢得满堂掌声。有多少是真觉得说的对?有多少只是礼节性
的?至少我很怀疑。我看到的是电动车开始占据了天时,地利,
人和。当然,鼓舞士气是他的职责。


石器时代结束并不代表没有石头了,石油时代结束并不代表没有
石油了。历次石油危机这个行业都挺过来了,这次也许真的不
同。但是巴菲特讲:别人恐慌你贪婪;别人贪婪你恐慌。别人夺
门而出的时候,就是你入场之时。那就是说这次还是和以前一
样?未来究竟怎样?鬼才知道。至少现在乌云密布。也许等油价
再次飙升,大家也许会摸摸脑门,哎,为啥我当初没有看到这一
点?也许永远不会有飙升的那一天,就像现在的煤炭行业。


哎,预测只能意味着打脸,让上帝决定吧。经济预测的唯一作用
是使算命的看起来更令人信服。我就佩服那些所谓砖家总是被打
脸,啪啪啪,还在预测,哎,没办法,吃饭的家伙。

P.S. 美国股市自08年以来已经持续上涨十年了,床铺又刚通
过大规模税改计划,还能涨多久?这次真的不同?



2017-12-21 17:54:18

主题: 年末
一年又要结束了,你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泥?

年末的办公室,整个楼层静悄悄的,整个组里就我一个人在。工
作也做完了。于是,看看自己的博客,一篇接一篇。这一年的心
路历程,一个一个瞬间,或高兴,或忧愁,或烦闷,或无奈,或
想念,一步一步是如何熬过一年的。看看还是觉得挺有意思。当
我老了的时候,再读这些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于是想起爱尔兰
诗人William Butler Yeats诗:When you are old. 
这首诗也被改编成一首歌《当你老了》。很多中译本翻译,取一
个自己最喜欢的版本: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本书,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以及它们曾经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2017-12-18 15:33:07

主题: 年末噻书单
又到一年年底,晒晒今年读的书。也没看多少,不过也看起来不少。有点内涵的大概是:最好的告别;未来简史;人类简史。Lucifer effect也不错,就是太啰嗦。那本世界简史也不错。也喜欢百年孤独。哎,好像都不错撒。


没有内涵,就只能说,好,就是好,好的不行行。具体咋好,就是说不出来。哎,太肤浅了,无话可说。

三体(三部)
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 (三部)
莫言:蛙,檀香刑
Lucifer effect, how good people turn into evil
马云,我的人生哲学
百年孤独
最好的告别
川端康成:睡美人,舞姬 
人类简史
未来简史
汉武大帝
洗脑术



2017-12-18 15:20:05

主题: 再谈钱
托尔斯泰在名著“安娜”里讲: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则各有不同。其实我觉得应该相反,不幸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字:钱。

最近又有一个朋友的家庭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失业两年来的压力让她选择一个人打道回国了。按本人的说法,这两年经济上的压力让我们经历了太多事情,我们这个家估计就这么完了,我不会回来了。

没有钱,或者要更多钱让原本不是个事的事变得是个事,并且变得是个大事,变成一个越来越大的裂痕,无法逾越。哎,何其相似。不知道该同情她,还是她的老公,彼此的压力都非常大,彼此都无法理解对方。

活着真不容易,和这个比,和那个比,不甘心这辈子就这样了,不甘心看老板那脸色,我也要当老板。为啥别人就辣么成功,辣莫有钱,凭啥我就不行?比到最后家都没了。为了钱,或者更多的钱,是不是可以牺牲夫妻感情,牺牲家庭?有时候想,那些劳模的家是怎么过的?说到底就是个心态问题。

谁不想更有钱泥?但是不顾现实,陷于空想,焦虑,吵闹,莫名的给自己无限压力除了制造紧张的氛围,产生沉重精神负担,是不能生钱的,毫无益处,只能把家庭推向深渊。



2017-12-18 10:08:27

主题: 那些年,那些事 –大伯
大伯是爸爸的亲哥,如今已经七十多岁了 ,还在田间辛苦劳作。

据说当年爷爷从河南逃荒的时候,一根扁担,前面挑着大伯,后面挑着我爸,奶奶抱着我姑。一路走到这个像沙漠一样的地方安顿下来,风一吹,漫天飞舞的沙子都能跑到碗里。

大伯虽然小学都没有毕业,却是村里为数不多的上过学的 人。于是被小学聘为民办教师,并且成为校长。在我四,五岁的 时候,由于哥哥已经上学,妈妈要下地劳作,没有人照顾我,于是就去了大伯的班上打酱油。于是经常出现的 场景是大伯在讲台上讲,我躺在最后面的 桌子上睡大觉,只要不扰乱课堂纪律就好。于是以后上学,无论在哪个班里,我都是年龄最小的。他家里的连环画。小人书也最多,总是经常去那里看。

大伯又一年当了村支书,爷爷过生日的时候,那个叫车水马龙,认识不认识的 都来贺寿。不当村支书之后,这种热闹景象再没出现过。

大伯没有自己的孩子,从邻村领养了一个男孩,和我,我哥从小玩到大。这个堂哥也像大多数孩子一样,早早辍学务农。

堂哥结婚后不久,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越赌越输,越输越赌,终于欠下了巨额赌债。他跪在大伯面前,希望大伯帮他还赌债。大伯为了让他记住教训,一声不吭。 媳妇也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堂哥又追到媳妇家,被媳妇家人痛骂。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喝了农药自杀。我哥听到这个消息,召集村里所有能召集的年轻人,开了十多辆三轮车,浩浩荡荡杀向那家,把那家里围的水泄不通。警车也呜里哇啦开过来。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只能这样了,留下两个小娃,一个五六岁,一个三四岁。大伯一夜之间憔悴了很多。媳妇改嫁了,带走了老二,留下了老大给大伯,于是大伯又重新养一次娃。


以后的农活,他一个人干不了就经常来找我哥。一开始我哥还挺爽快,后来就慢慢装聋作哑。一次,暑假我在家,大伯来找我哥开三轮车给他帮忙。我哥在午睡,大伯一直催,我哥一直哼哼唧唧不起来。后来,大伯转身要走,我说:大伯,我帮你去吧。大伯说:你会开三轮车吗?我说:应该没问题。其实我没有开过。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哼哼。于是,发动车,开走了 。大伯坐在后面车厢里说:哎呀,你还挺能干,能开三轮车了。我还挺得意。突突突,开到了 地里,回头一看,哎,大伯没有了,他不是一直坐在车厢里吗?怎么就剩我一人了。迷惑之中,只好往回开,半途远远看见大伯慢慢走来。大伯看见我说:哎呀,你拐弯太急,把我从车厢里甩到了路边。我叫你,你也没听到。发动机轰鸣声掩盖了他叫我的声音。


上次回国和我爸去看他,有远方个堂哥给我爸说:你给说说,别让我大伯种那么多地了,年纪这么大了,会累坏的。爸爸说:唉,我说过好多次,他总是说趁能干的动,多攒点钱。见到他,老了很多,一个耳朵已经快听不见了 ,但是还挺精神,健康状态不错。家里镜框里居然有我家娃的照片,想必是爸爸给他们的 吧。家里还有一个三岁小娃。我惊奇地问这是谁啊?大伯说:这是洋洋(死去堂哥的老大)的孩子。原来那个老大辍学后去了深圳打工,有了孩子送回来给大伯养,于是大伯又重新养一次娃。

临走时,我给他些钱,他死活不要,再三推辞。我说:你就收下吧,我回来一次不容易。他勉强收下。后来我发现他在偷偷的数那沓钱又多少,哎,谁会跟钱过不去泥。而我在担心他还能干几年。他们老了不能动了,谁来照顾他们?他这一生也够辛苦的了,相对而言,我爸过的还算挺不错的。

无数这样的留守老人,他们该如何度过晚年?十多年没回去的农村依旧是原来的 样子,丝毫没有赶上外面世界翻天覆地的变化,唯一的变化是村里只剩下了老人和小孩。老人们抚养了一代又一代,直到再也养不动,他们的晚年又是谁来养?



2017-12-06 17:57:13

主题: 那些年,那些事—王婶
冬日的中午,天气难得的好,暖洋洋的太阳照耀着大地,男人们三三两两的围在各处闲聊。女人们挤在一起做针线活,小孩子们则四处乱窜,不知道跑到哪里玩了。人群 中不时响起哄笑,惹得旁边埋头吃草的牛惊奇地抬起头张望。农闲时的村庄悠闲而舒适。


“小亲亲,过来妈妈抱抱”,一个年轻女人对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笑着说,边说边把那男孩搂进怀里,“去哪里玩了?你看看,满身都是沙子”。那小男孩不耐烦的推开她,“早告诉你了,不要再叫我亲亲了”,然后飞一般跑掉了。


那女人叫王婶,是邻居。丈夫在城里工作,只能周末回家。她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相同的背景让她和妈妈成了好朋友,两人经常聚在一起闲聊。周围人提起她,都竖起大拇指:能干。一般家庭两人的活,她一个人就能干完,当然要比别人更起早贪黑。她的两个孩子,老大忠厚老实,老二却活泼调皮。


有段时间,发现她们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开始低声嘀嘀咕咕,像有什么秘密。后来得知,王婶得了乳腺癌,已经切掉了,胸口碗大一个疤。但她依旧那么能干,其实她不干又有谁能帮她呢。后来她日渐虚弱,终于躺到了床上。


一次,去她家里还借的东西,她孤零零平躺在客厅的床上,一动不动,丈夫不在旁边,孩子们也不知道去了那里。看到我,低声说了一句话,我没有听清,就说:你说啥?她好像鼓足了劲,依旧虚弱的说:你们用完了?我赶紧说:是的。放下东西,飞一般逃了出去。


下葬那天,天阴沉沉的,悠扬的唢呐声以及敲锣打鼓声响彻整个村子,那是走在最前面的送葬乐队,后面跟着她的丈夫加两个年幼的小孩及一些男性家属,再后面就是八九个抬棺材的精壮小伙,再后面就是清一色送葬的女眷,她们都在放声大哭,随后就是一些蹦蹦跳跳看热闹的小孩,这是他们新奇,开心的 日子。整个队伍淅淅沥沥拉了好长。


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出动了,街道两边也都挤满了人,男人们神色严峻,女人们有的在摸眼泪,有大妈大哭:这一家子以后可怎么过啊?她家的老二,脱了孝衣,迎风扔到天上:噢,飞的好高啊。他并没有意识到什么是没妈的孩子是根草。


第二天,她的丈夫打扮打扮相亲去了。妈妈说:男人的心就是大。再婚之后,老大由于忠厚老实,被带到了城里。老二由于调皮捣蛋,后妈不喜欢,被赶回了农村。农忙的时候给各家帮忙,混口饭吃;农闲的时候,各家游荡,大家可怜他,都会给他口饭吃。只是再也不会有人叫他亲亲了。


历史长河中无数这样的小人物,他们来了,他们喜怒哀乐,他们走了,他们什么也没有留下。



2017-11-30 15:52:57

主题: 繁忙
繁忙的一天终于快结束了,看看表,唔,可以再呆20分钟;唔,还可以再呆10分钟;还可以再呆1分钟;哎,不行了,得赶紧走了,要迟到了,儿子晚上还要踢比赛,领导交代还得给提前买点吃的,别饿着了。抓起钥匙,手机夺门而出。一路想着这个问题如何解决,那个事情如何交代。还好,迎面公交车及时赶了,跳上车。哎,终于可以放松一下,开始闭目养神。


一会儿,车停了下来,唔,这车经常中间停一下,马上就到了。随后车又开始启动,忽然发现不大对头,怎么没有返回高速?高速关了?看了看,没有啊!忽然想起了啥,问问邻座:请问这是xxx路公车吗?答曰:不是,是353。我靠,尼玛,上错车了?*%$#@%#&*“司机,司机,快停下,我要下车”。“安全起见,我现在不能停车,等下一站”。


下了车,尼玛,这是哪?拿出手机定个位吧。啥?手机没电了?*%$#@%#&* 于是,哥被晾再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目光所及之处好像就哥孤零零一人。茫然地看着路上急速穿梭的车流,哥开始思索:我是谁?我在哪?我该做什么?


迷失了几分钟,哥想,哎,找个路边店进去,打个电话叫领导接?那还不给骂个狗血喷头?还是叫个出租车吧,好在还有钱包。一路走去,发现一个一个店居然都关了门,哥的心也一点一点往下沉,完蛋了。。。忽然看见有个书店还开着,好温暖的灯光啊。赶紧跑进去,迎面走来一妇人,咋这么眼熟,哎,原来很久以前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亲人解放军啊。从来没有觉得见到这样的朋友会有亲切感。


一番尴尬的解释,加上漫长等待,出租车终于在夜幕中出现,松了口气。到了停车场,奔向自己的车,一路心急火燎,红灯咋这么多?时间咋这么长?踢球已经迟到了。。。。


紧赶慢赶到到了球场,灯光下,一群小孩在奔跑。哥终于可以松口气,沿着球场一圈一圈漫步,心想着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