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89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佛道儒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印熊本体之诤
[版面:佛道儒][首篇作者:Shixiang] , 2017年07月17日01:15:27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Shixia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Shixiang (), 信区: Wisdom
标  题: 印熊本体之诤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ul 17 01:15:27 2017, 美东)

修学佛法有一个极重要的课题必须探讨清楚,否则再怎么努力修习都无法成功。这个问
题就是:佛法到底有没有本体之论?为什么许多人读释印顺的著作,到最后会发觉读不
懂,或无法信受而读不下去?例如释印顺说佛法无本体论;那么,我们就来探讨清楚佛
法的所说,到底是有本体还是无本体?本文主要以释印顺在他的《无诤之辩》书中针对
熊十力的《新唯识论》之内容的大力批判,来探讨释印顺否定有“本体”是否符合佛法。

  释印顺在书文中经常使用的手法就是“借刀杀人”,譬如他借用无本体论者之名来
批判本体论,他说:【无本体论者批评本体论说:“本体,只是观念论者好弄玄虚,而
妄构一个神秘的东西来作宇宙的因素”!】其实很明显地,这根本也就是释印顺他自己
的想法,而以无本体论者作他的替身,来阐述释印顺认为佛法是没有本体的谬论。所以
,他才会说:【佛法说涅槃,说空寂,不是以此为宇宙本体,以满足玄学者的求知欲,
是深入缘起本性而自证的。】

  释印顺的所说,就是明确地表示:他认为佛法是不主张有本体的,只有说缘起而已
。所以,释印顺为了扞卫他的主张及地位,很努力地把主张有本体的学者熊十力批驳得
体无完肤。

  释印顺说:【依佛法,此现实的苦迫,惟有从察果明因中,正见苦迫的原因何在,
而后给予改善,才能得到苏息。所以佛法的中心论题,不是本体论,而是因果相关的缘
起论。】从释印顺的所说,依旧是证明他不信佛语所说“佛法的根本核心就是此有情不
生不灭的本体——第八识如来藏”,更不相信一切的佛法都必须依附著这个本体而说,
若离开此第八识如来藏而说的一切法皆是外道法、不是佛法的这个事实。譬如佛于《大
乘入楞伽经》卷 2中的开示:【身及资生器世间等,一切皆是藏识影像:所取、能取二
种相现。】 而本体论的“本体”就只能是这个“藏识”,也就是众生本有的第八识如
来藏,因为祂是一切法的根本依;有情身以及器世间、能取的六识心以及所取的六尘境
等等一切法,都是有情之本体 —第八识—如来藏所生所显。

   又如《大乘入楞伽经》卷 5中佛亦有开示说:【若无藏识,七识则灭。何以故?因
彼及所缘而得生故,然非一切外道、二乘诸修行者所知境界。】 从佛陀开示的“若无
藏识,七识则灭”这句话,就已清楚明白地宣示大众:佛法之所说皆以藏识——第八识
如来藏为中心、为根本而说的八识论正理。所以,不可以外于本体第八识如来藏而说有
缘起,必须依附于本体论所要指称的第八识如来藏,才会有因果相续的缘起法可说,这
是法界中不可改变的事实与真理。若没有法界之本体——第八识如来藏存在,哪能有三
界之有情以及器世间的存在?又怎能有领纳苦迫、察果明因的识阴六识的现起运作呢?
没有如来藏所出生的器世间、五蕴十八界,缘起性空又从何建立呢?

  人类之所以会有宗教产生,无非就是想要探究生命从何而来?死后又将往何处去?
宇宙的最初是什么?一切法的根源是什么?等等问题;信仰宗教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去探
讨这些问题,这也是寻常的思惟,然而这些问题真正的答案不是用想像能想出来的,而
是佛法中所说这一切问题的答案,确实是可以实际验证的,并非一般宗教不能远离无明
与颠倒想而流于不如理作意的猜度与臆想。因为无法想像及推测出答案来,所以外道只
能妄想施设一个造物主、上帝、梵天……,当作其立宗的源头,成为信徒内心信仰的依
靠,解决信众精神上的需求。然而,释印顺则自认为他想出了答案,他认为人是由于不
知道时间迷乱人心的“幻惑性”,才会想要去寻求宇宙的根源,其实没有所谓本体这个
根源。因此他说:

  由于不觉时间的幻惑性,所以有寻求宇宙根源的愿欲。明明是人类自己在那里创造
宇宙,构划宇宙,却照著自己的样子,想像有真实的、常在的、绝对的 ——独一自在
的神,说神是如何如何创造宇宙。等到思想进步,拟人的神造说,不能取得人的信仰;
但是万化根源的要求,还是存在,这才玄学者起来,负起上帝没有完成的工作,担当创
造宇宙的设计者。玄学者不像科学家的安分守己,知道多少,就是多少,却是猜度而臆
想的,或在执见与定境交织的神秘经验中,描写“这个”是超越现象之上的,或是深藏
于现象之中的。凭“这个”本体,构想宇宙的根源,这不但玄学者的知识欲满足了,神
学者也得救了!(《无诤之辩》页 7)

  释印顺的意思是说:本体是玄学者猜度想像出来的!他认为是外道因为解决不了宇
宙的根源是什么的这个问题,所以就简单地用“神(上帝)”创造宇宙来解释;但“拟
人的神造说,不能取得人的信仰”,所以就有“玄学者”创造了这个“本体”。但这只
是不懂佛法的释印顺自己的幻想,因为他无法证得佛陀教示的这个“本体”第八识如来
藏,所以就创造一个“玄学者”来否定大乘法中的唯识法教,将佛陀所开示悟入的第八
识本体,说为“玄学者”的妄想施设。然而,佛教说有真实的、常住的、绝对的、独一
自在的这个“本体”,就是无始以来本自存在、无生无灭、体恒常住的第八识如来藏,
祂才是真正创造宇宙万有的“创造者”,不是外道所说的真神、上帝所能造。那为何释
印顺又说那是玄学者不安分守己的猜度臆想呢?因为他认为:【但依佛法看来,作为万
化根源而能给宇宙以说明的本体,不管是向内的,向外的,一切都是情见戏论的产物—
—神之变形。】(《无诤之辩》页 5)释印顺说:“明明是人类自己在那里创造宇宙,
构划宇宙,却照著自己的样子,想像有真实的、常在的、绝对的独一自在的神,说神是
如何如何创造宇宙。”

   不是真正的学佛人(不相信八识论正理的人),怎么知道是第八识如来藏在创造宇
宙?所以,只好胡乱编派是“神创造宇宙”的臆想,这也是一般宗教产生的由来;然而
,他们所想像的这个“神”所具有的能力,其实就是生命之本体——第八识如来藏的功
能,而不是外道所说的“神”有这能耐,只是不学佛的人不会知道罢了。

  释印顺既然否认有本体,那么他认为的万法之根源是什么?释印顺说要先得法住智
,然后得涅槃智,也就是“依缘起因果以明现象,也依之以开显实相”;他认为世俗法
缘起因果呈现的缘起性空,就是开显出佛法实相的空寂法性。因此他说:

  不依缘起因果的法住智,是不能悟入空寂的。所以,“不依世俗谛,不得第一义”
。佛法的根本体系,即依缘起因果以明现象,也依之以开显实相;依之成立世间的增进
行,也依之以成立出世的正觉行。如离此缘起中道的教说,即难免与神学同化,然《新
论》〔编案:释印顺所说的《新论》是指熊十力所著的《新唯识论》〕并不知此,离开
了因果缘起,说本体,说势用,说转变,说生灭,以为“不可以常途的因果观念,应用
于玄学中”。一般经验界的见地,是不曾离去根本的自性妄执,不能悟入法性。然而离
却现实人生经验的一切,如何能方便诱化,使之因俗而契入真性?又如何能契真而不违
反世俗?《新论》只是神学式的,从超越时空数量的“神化”,说体、说用、说变、说
心。用“至神至怪”,“玄之又玄”等动人的词句去摹拟他,使人于“恍恍惚惚”中迷
头认影。《新论》虽相信佛教古德确能体见法性空寂而不是情见的,但不知佛门的体证
空寂,不是玄学式的,恰是《新论》所反对的——从缘起(因果)的相依相反,观缘起
本空而离见自证的。‘中论’说︰“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离开缘起论,即违反
世俗;离却世俗的胜义,不外乎情见的猜度!神化的玄学者,对于缘起论为中心的佛法
,不能了解,缺乏同情,原来并不希奇!(《无诤之辩》页 4-5)

  虽然熊十力也不懂唯识的真实义,但释印顺却完全没有资格来批判熊十力的说法,
唯识的真义对熊十力来说确实是“玄学”,因为他不懂唯识的真实义;然而释印顺却更
是等而下之,不但不懂唯识义理,甚至他根本就不信唯识的真实义,所以唯识对释印顺
来说,更是“玄之又玄,完全的无明”。释印顺根本不知道他这样讲是会有多大的过失
,因此才这样“勇敢”的毁谤唯识法教,也是因为他不知缘起因果只是“现象”而不是
“实相”;缘起因果只是现象界诸法流转的先后关系,而释印顺没有能力观察现象不是
实相的这个事实,故不知二者截然不同而不可混为一谈。菩萨行者若能亲证实相法界,
则能真实体证空寂,才能证明空寂不是玄学;此空寂实相心即是涅槃本体第八识如来藏
,没有涅槃本体第八识如来藏就没有缘起的蕴处界诸法,更没有缘起因果可呈现。所以
,有没有本体是一个大问题,攸关佛教到底只是个玄谈思想的宗教,抑或是可以令人实
证的圣教。

  再者,法住智就是佛说“先知法住,后知涅槃”的一个修习三乘佛法的必要前提,
也就是法住法位、法尔常住的智慧,但是这个必要前提,绝不是释印顺倒因为果所说“
不依缘起因果的法住智,是不能悟入空寂的”的意思。也就是说,三乘菩提的实证,都
必须信受乃至实证有一个常住不灭的“法”—第八识如来藏本体真实存在—作为基础,
才有可能成就。譬如二乘解脱道的修证,同样必须信受有一个常住不变、恒不断坏的“
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存在,依于这样的正知见,了知无余涅槃仍有本际独自存在,不是
一切皆无的断灭空境界,阿罗汉才能于内、于外都心无恐怖,而愿意灭尽自己的五蕴十
八界入无余涅槃。


  所以说具正信的佛弟子们,决不能像释印顺一样,砍掉“先知法住,后知涅槃”的
这个前提而颠倒说:“不依缘起因果的法住智,是不能悟入空寂的。”虽然释印顺也会
学著说“不依世俗谛,不得第一义”,但是释印顺把第一义的本体—第八识如来藏—否
定了,哪里还有第一义可得可证?错执六识论邪见者,所修所证都不能涉及法界实相第
一义谛 ——第八识如来藏;况且在他们的主张中,佛法所说只剩下有为生灭之依他起
性的六个识而已,如何能证第八识如来藏第一义谛呢?缘起性空的蕴处界诸法中,又有
哪一法堪称为不生不灭的“第一义”呢?因此,学人应当知道,必须依附于第八识如来
藏本体才有因果缘起、生命缘起可说。

  蕴处界诸法都是缘起如幻的俗数法,俗数法是相对之法,世间的你、我、他,或一
、二、三等无量无边的数目,都是俗数法;俗数法如梦如幻、生灭无常,是缘起法,无
有真实之自在性,追究到昀后,总是没有一个真实可得,因此称为诸法空相,这就是现
象界的蕴处界诸法的法相。此现象界的蕴处界诸法从何而有?当然是从实相法界而有,
这个实相法界就是有情的本体——第八识如来藏,所以讲生命的实相,就是在讲生命的
本体第八识如来藏。那佛法到底有没有本体?当然有!为什么一定有实相本体?因为世
间万法的逻辑事实,就是“假必依实而有”。虽然现象界诸法是犹如梦幻般的假相,也
必须要依于真实法才能有这些假相法的出生与存在,不可能凭空就会冒出这些假相来;
凭空冒出假相乃是违背因缘法则,那是不可能成立的。

  现象界的缘起诸法必落两边、绝非中道,释印顺想要用“缘起中道”的说法,来解
释涅槃本体的绝对中道,这当然是会格格不入的。释印顺说:“佛门的体证空寂,不是
玄学式的,恰是……从缘起(因果)的相依相反,观缘起本空而离见自证的。《中论》
说:‘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离开缘起论,即违反世俗;……”然而,释印顺掐
头去尾、断句取义地只举了自己想要的语句来支持他的谬论,殊不知已经造下妄说佛法
的大过失。

   《中论》卷 1〈观因缘品第 1〉中说的是:【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
异,不来亦不出,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龙树菩萨的
偈颂是在说明本体第八识如来藏不落两边的八不中道体性;菩萨亲证本体第八识如来藏
的所在,能够时时现观祂种种的中道体性,从此不会再错执三界生灭法中的某一法为真
实法而堕入戏论之中,一切所说都不离如来藏而说,虽有不同的角度、面向、层次等等
,而且有深浅广狭等不同义理的说法;但法法之间皆无有扞格,就如同俗话说的“一理
通,万理彻”的道理一样;绝不能像释印顺那样,看见“因缘”二字就起癫狂,就认为
“缘起性空”即是究竟之论,我们从所列举整段龙树菩萨开示的偈颂中可知,“能说是
因缘,善灭诸戏论”的意思是“能够说明前述第八识如来藏本体之八不中道的这个第一
因的义理,就能够善灭包括缘起性空等一切外道诸戏论言说”,哪里是释印顺断句曲义
之恶说!释印顺因为无法亲证这个本体如来藏就否定祂的存在,更执三界中之生灭无常
法取而代之;因此所说的法必然与经典或论典的开示相互抵触、无法契合,所以释印顺
总是不敢将诸佛菩萨开示的内容完整呈现。因为,弘扬六识论邪见者,是无法以六识论
的见解来解说龙树菩萨所说第八识如来藏不生亦不灭等八不中道体性之义理的。

    若是离开了这个涅槃本体,更无有缘起本空可说!缘起法本身绝对没有涅槃的中道
性,涅槃本体是永远离于生灭、有无、断常、一异、好坏、美丑……等两边的绝对中道
,而缘起诸法有生有灭,若非依于真实常住的涅槃本体,则灭了之后也就一无所有了,
所以释印顺说的“缘起中道”只是在现象界虚妄想像,并不是真正的涅槃中道。

  释印顺以自己的想法来揣测“玄学者为什么要找到万化的根源来给宇宙以说明”?
为什么会妄构一个神秘的东西来作宇宙的因素?他是这样认为的:

  这并不从玄学的神悟得来,而是根源于现实经验及其错乱。凡是现实的存在者——
即缘起的存在,必然的现有时间的延续相,即前后相。由于不悟时相前后的如幻,因而
执取时相,设想宇宙的原始,而有找到万化根源的愿欲。原来,众生与世间,有著根本
的缺陷性、错乱性,即在众生——人类的认识中,有一种强烈的实在感,虽明知其为不
真确的,如水中月,如旋火轮,但总还觉得是如此如此的。这种强烈而朴素的实在感,
即乱想的根本——自性见。(《无诤之辩》页 6)

  简单地说,释印顺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他认为:“想要找到万化的根源,来给宇
宙加以说明的人,即是自性见者。”然而,什么是佛法所说的自性见?

   所谓的自性见,就是众生在探究生命之本体时,观察五蕴十八界皆是幻有,然欲寻
觅生命之本体而不得;以久久推寻而仍不知不证此生命之本体故,遂起不如理作意之思
惟,而外于生命之本体 ——真实自性的第八识如来藏,去执取三界中生灭无常自性的
蕴处界法为万法的根本——生命之本体,这就是自性见。譬如说,有一类众生相信“必
定有一个法能藉缘出生蕴处界诸法”,于是想要探究这个出生诸法的生命之本体,也就
是宇宙的根源到底是什么?于是就在自己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中努力去探求;但虽
然穷尽其脑力去思惟探究,寻觅那个能够出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法到底是什么?
可就是找不到,不能如实知、更不能亲证;由于没有足够的慧力去证得祂,于是他就会
去想像一个什么法能出生有情的蕴处界,或把它称为“冥性、不可说我……”者,或施
设为“造物主、梵天、上帝、唯一真神……”者,昀普遍的自性见外道就是执著“意识
、细意识、极细意识……”者等等,并且以此法为具恒常不坏的真实自性,这就是自性
见;凡持此种种邪见者,不论出家、在家佛门内外,都是自性见外道。所以,若是否定
第七识末那、第八识阿赖耶存在的六识论者,必定会将意识建立为结生相续的恒常不坏
心,更有甚者乃将意识的某些自性认为是常住的,这都是自性见的一种。

  大多数众生无法找到生命的本际、宇宙的根源,这是很正常的;然而具有世间智慧
的众生,必然会想到一定有一个生命的根源(本际),这也是正常的。因此多数众生,
因为没有能力探究或者是探究不出来,于是就有“宗教家”创造出“造物主、上帝、唯
一真神……”等,试图替你解决心中的渴求或疑问;可是,就算您相信了所谓的上帝,
暂时抚慰了内心的渴求,但是若扪心自问,您心中的疑问必定依然还在。这个深藏心中
的疑问存在的原因,是因为无法亲自实证、也无法确定到底有没有这个造物主或上帝!
所以这种种的外道见,还真是令无明众生难以舍离。

  虽然释印顺自以为是“义正辞严”地大声批判熊十力这些人为自性见外道,但释印
顺却完全没警觉到他自己是更严重、更浅显的自性见外道;他也正是自己所表白的“根
源于现实经验及其错乱”之学术研究者。为什么说释印顺也是自性见外道?因为释印顺
不相信有真实、常住、不变的本体第八识如来藏,却又建立意识细心为常不坏心。释印
顺说:

  依此自性的实在感,成为意识的内容时,如从时间的延续去看,即是不变的:不是
永恒的常住,即是前后各别——各住自性而不变的中断。如从空间的扩展去看时,即是
不待他而自成的:不是其小无内的小——即成种种便是其大无外的大全。由于实在感而
含摄得不变与独存,即自性的三相。在知识愚蒙的,索性把一切都看为真实、不变、独
存的,也无所谓神学与玄学。由于知识经验的进展,虽逐渐的发现到现实的虚伪性、变
化性、彼此依存性,但由于自性惑乱的习以成性,很自然的会想到超越于现象——虚伪
、变化、依待之上的,含藏于现象之中的,有“这个”(本体等)存在,是真实、是常
住、是独体,依“这个”而有此宇宙的现象。(《无诤之辩》页 6-7)

  那到底有没有本体?这可以说是所有宗教所必须面对的最大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只
有佛教能回答,其他宗教都没办法;就算是抄袭了佛教经论的内容,甚至冒充为佛教中
的一分子,它仍然是外道!因为佛教这个生命的本际 ——第八识如来藏是要亲证的,
不是研究、背诵经论文字就能算数的。所以,如果以释印顺的思惟逻辑,那佛教跟外道
有何差别!事实上清净自性就是本际、即是本体,不但外道不知道,释印顺也同样不知
道。

  学佛的基础困难之一,在于不了解各种名相所代表的意涵是什么?譬如“自性见”
的意涵是什么?为何说执于自性见的人,被称为“自性见外道”?其实前面已经说明,
自性见外道就是“不了知什么是真实自性的人”;因为有这个无明,所以就去随便抓一
个东西来当作他所要依止的真理或是万法的根源;他认为这个东西,或者是冥性,或者
是地、水、火、风,或者是能量,或者是造物主,或者是梵天,或者是不可知,甚至是
虚空等等;因为有这个无明而虚妄建立并加以执著,统称为自性见外道。然而,说人家
是自性见外道的人,可不见得他自己就不是自性见外道,这个学人可要仔细分辨清楚,
所以学佛真的很不容易。那么一般来说,什么人最爱批评他人是自性见外道?就是执著
一切法都只是缘起性空,意思就是“一切法空”,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的人。如果他只
是说现象界(三界世间)的“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这并没有错,但是他却自作聪明地
认为除了“缘起性空”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一法可说了,这就是错误了,而且是严重
的大错误。而他并不知道自己这样说有何错误,他反而认为:“若执著有一个能生万法
的东西,那就是自性见外道。”这句话若拿来评析外道的见解是正确的,因为外道无法
如实了知,更不能亲证此“生命的本际”,而是妄想某一生灭的无常法为真实故;但是
,若拿来毁谤佛门真修实证者那可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为什么不可以说佛门的真修实证者是自性见外道?因为,实证者所说的是真实自性
,是依真实常住、不生不灭的第八识如来藏这个本体来说的,不论是本体的自性,还是
被本体所出生的蕴处界诸法缘起性空的自性,都不能离于本体第八识如来藏而说;若离
本体第八识如来藏而另外建立某一法有真实不坏的体性,那就是外道的自性见。外道所
说的自性是在虚妄法中推测、猜度、想像出来的东西,是无法实证的玄谈;佛法所说的
真实自性则是可以亲证的,不是臆测想像的,两者所说的自性截然不同。

  “自性”所说的道理,是非常深妙且函盖广泛的,虽然非常难懂,却是可以实证的
,所以我们还是非得弄懂不可!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建立起佛法上正确的知见,否则佛
法是学不成就的。不要说一般学佛人,就算是出家数十年的大法师、大居士,或者自称
为佛教的、自称是法王、仁波切等的喇嘛教上师,几乎都不了解“自性”这两个字的意
涵;不但不了解,而且还常常会错意,错执虚妄自性为真实自性来解说,他们所说的本
质其实跟外道是一模一样。而所谓的真实自性,就是生命的本际,就是本体第八识如来
藏所拥有的种种体性,简称自性;既然是自性,当然就必须依附于自体才能存在。这个
生命的本际,自体具有什么体性?就是有能出生万法等种种不同的体性;而被第八识如
来藏所生出的一切法,都是虚妄自性、没有真实存在的体性,都必须依附于这个本体才
能出生、存在及运作。但是,当您这样解说的时候,六识论等自性见者心中的争端就出
现了;这就好比是说,当智慧的太阳出来时,愚痴人心中的黑暗还是不会服气的;因为
这黑暗无明的自性见者会说:我的自性是真实存在的。因为不论您智慧的阳光再怎么光
明炽盛,六识论者就是只想躲在自己所建立的黑暗阴影下,不论智者如何谆谆教诲,他
们就是不愿出来见见天日!而会有这样的争端,还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真实自性其实是在
讲本来自在的真如佛性;问题是只相信缘起性空的人,不相信有一个不是缘起而本有的
法,而且这个法又能出生万法,因为这样一来,缘起法不就是这个自性所出生的吗?他
认为这种说法跟缘起法互相冲突矛盾,所以他就因为智慧不足而无法信受。

  因此,曾有人在网路上对某法师提问说:“许多法友受现代学术的影响,认为有一
自体的佛性,能出生一切法,这样是落入了‘自性见’,违背缘起性空。因为佛性的自
体存在,所以违背性空,因为佛性非是缘起,所以违背缘起,所以,许多法友,就认为
‘佛性说’是外道见,请师父对于法友这样的问题释疑。

  又,有法友提出‘缘起法则’是至高无上、不可动摇的真理,请问师父是否真的如
此?缘起法是世俗谛还是胜义谛?什么是世俗谛,胜义谛?

  法华经说:佛种从缘起,不是在说佛性也是缘起的吗?弟子慈悯心顶礼。”

  这个问题问得切中症结。这也是那些认为佛法无非就是缘起性空而已,没有其他的
了,那些人心中有个昀大的疑结,他们认为:如果主张有一个自体的“佛性”能出生一
切法,这样就是落入了“自性见”,违背缘起性空。 这可是一针见血的质疑,如果你
不能解释清楚的话,你就变成自性见外道了。坚固执著佛法唯有“缘起性空”的人,他
们的立论宗旨就是:“因为有佛性(如来藏)的自体存在,所以违背性空,因为佛性(
如来藏)非是缘起,所以违背缘起。”

  这里提问中所说的“佛性”其实是在问:“如来藏是不是能够无因无缘而自体本来
存在?”大哉斯问!这可真的是考倒一堆古今“大师”,个个倒在地上不敢大口喘气;
有些则是屏息静气,终日努力苦思,抓破了脑袋,就是想要弄出个答案来。可老实说,
若是没有佛陀来人间示现,告诉我们这个真相,不论再怎么努力地想也想不出来!因为
,这可是超越意识思惟的,所以即使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因为不是意识之所能到的境界
,所以称之为超意境(也就是开悟),开悟了您就知道如来藏真的不是东西,但祂确实
存在,不生不灭、真实不虚,而且能出生万法,包括缘起性空的蕴处界诸法全都是祂所
出生的,但祂不会和缘起法冲突,不但不会有任何矛盾冲突,而且是水乳交融和合无间。

  自体就是本体。又,如何是本体?譬如:您作画的画布就是本体,没有这个画布“
本体”,您就无法作画;或许有人说我可以画在石头上、木板上、墙壁上,那么石头、
木板、墙壁等就是画所依附的本体;就算您有本事真能画在虚空中,那么虚空也就是画
所依附的本体了;这就是说,若没有画所依附的本体就不能成就任何一幅画。

  熊十力等学者,只是佛学的研究者而不是佛法中的修行人,虽然他从哲学理论上来
谈,而认为必定有个本体,这也就是哲学的思想家所说“假必依实”的道理。这些哲学
研究学者,相较于释印顺及其徒众来说,却是有世间逻辑智慧的人,知道假必依实的世
间逻辑正理。因为,蕴处界所有一切诸法,都是缘起性空,都是假有,但是这个假有的
生灭法,必定要依于一个不生不灭的真实法才能存在,才会有这些假有出现,不可能是
无因无缘而能突然地冒出其他这些假有,也就是说,万法的出生不可能无中生有。“无
”就是没有,所以“无”不能出生“有”。无中生有那是不能存在的妄想,因为与真理
相违,天底下没这回事,天上也没这回事。可是就会有释印顺这类痴慢之人,喜欢跟你
狡辩,他们会说“真空就是妙有”,然后翻过来又说“妙有就是真空”,却不如实知何
谓真空?何谓妙有?于是就不死矫乱地跟您纠缠到死也不愿承认有本体这回事,这种人
就是完全没有在听佛的话。佛陀宣说的一句亘古圣教:【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
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 这就是告诉我们,一定有一个根本因,
才有缘生缘灭的世间诸法出生,这个根本因就是一切有情各自的本体,就是第八识如来
藏。所以,佛法是有没有本体?当然是有!

  当学佛人如实了知一切法的自性都是如来藏本体之功能的时候,六祖慧能大师初悟
得本体——第八识如来藏心之后,感叹而说悟前所无法如实了知的那几句“何期”的种
种自性之名言就能读懂了。譬如:“何期自性能生万法。”意思就是说,一切众生包括
六祖慧能自己,在悟得本心之前都无法想像这个如来藏心有能生万法的自性。所以说,
如来藏能生万法,而不是单有缘起法就能出生万法,必须要有如来藏这个不生不灭的“
本体”才能出生有生有灭的万法。这个假必依实的道理,其实不是哲学家先提出的,而
是佛法中早就已经明白地宣示过了,也就是在说明唯一的真实法“本体—第八识—如来
藏”才是万法的根本,一切万法都必须依附于本体第八识如来藏才得以出生与存在;不
论你信或不信,这个事实就是亘古不变的定论,法尔如是,无法推翻!古今所有明心开
悟的实证者,都可以证明这个三界中唯一的真实理是确实存在的,也唯有菩萨才有能力
实证这个本体,所以佛法的所说是有本体,绝不是无本体。

  自性即是在讲真如的自体性,真如的这个自体性第一甚深难见。故《瑜伽师地论》
卷 66云:

  第一甚深难见法者,所谓自性绝诸戏论,过语言道,诸法自性皆绝戏论过语言道。
然由言说为依止故,方乃可取可观可觉,是故当知,一切诸法,甚深难见。

  自体性就是在讲“法随法行”,所谓的“法”即本际。一般学佛人以为应当先知道
四圣谛、八正道,然后才能得涅槃;而事实上是要先知道并安住有本际之法常住不灭,
要先知道法住才能得涅槃。既然有法住怎么会是缘起性空呢?因此,应该先知道有这个
常住法,转依这个常住法而修而行;否定常住法第八识如来藏而说的四圣谛、八正道等
等一切法,都是外道戏论空言,都只是识阴所行的虚妄境界;只有依常住法第八识如来
藏而说而行的四圣谛、八正道等等才叫作佛法,才叫作智;法随法行即是依智而非依识。

  释印顺毁谤如来藏(菩萨藏)为“梵我、神我”,并指责说:认为有如来藏—阿赖
耶识—的人是“自性见外道”,乃“神我常见”。但是梵我、神我所执取的常不坏心体
却是识阴,也就是说那是意识的思惟妄想;既是由意识所想像出来的而不是本来自在的
,那就不是真如佛性,不真不如就不是如来藏。梵我、神我是常见外道,如来藏不是梵
我、神我,这不是凡愚众生以及断见、常见外道所能知。

  释印顺把生灭无常的“意识我”套在不生不灭的如来藏上,是张冠李戴,把意识所
想像的梵我、神我当作如来藏,真是颠倒。释印顺否定第七识、第八识 ,证明他是不
相信八识论的,跟喇嘛一样披著僧衣却不信佛语,是住在佛寺却破坏佛法的佛门外道。
虽然他从《阿含经》中知道,前六识乃生灭法,不能轮回三世,不能入涅槃,因此他这
类六识论的人就把意识或意识的一部分细心当作真实不坏的常住法,但这却正是神我、
梵我的变相,所以释印顺等六识论的人才是自性见外道;因为把六识的自性当作永恒不
灭的真如,就是自性见外道。

  佛教是一切世间唯一能够教人实证第八识本体的宗教,也唯有能够教人实证本体如
来藏的宗教才可以称为佛教!喇嘛教不是佛教,理由之一就是密宗的教义与双身法行门
无法教人探究到本体——无法找到如来藏。为什么知道密宗喇嘛教无法找到如来藏?因
为密宗违背佛教的八识论,主张唯有六识;只承认有六个识,当然找不到如来藏!因为
如来藏是第八识,不是六识。所以藏密喇嘛教,唯有回归佛陀所说八识论正法,才可能
有机会找到第八识如来藏本体,也才能称为佛教,否则他们永远都是外道!所以,这第
八识如来藏就是宇宙中唯一的真理,佛法称之为第一义谛,因此佛教当然是说有真实本
体的。

游宗明 救护佛子向正道
--
※ 来源:·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50.]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佛道儒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