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673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乡里乡情 - 长城内外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洋气的普通话 (转载)
[版面:长城内外][首篇作者:beidaruifeng] , 2019年03月14日13:15:21 ,230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eidaruife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eidaruifeng (Fengzi), 信区: Hebei
标  题: 洋气的普通话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14 13:15:21 2019,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WaterWorld 讨论区 】
发信人: wodexiaohao2 (kouwuzhelan), 信区: WaterWorld
标  题: 洋气的普通话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14 12:45:22 2019, 美东)

今天河北农村老家微信群里传来了很多小视频,姑姑家儿子结婚,现场热闹非凡。

我高中以前就是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的,知道老百姓最喜欢的就是去红白事上凑热闹,尤
其是小孩,抢把喜糖,蹭顿饭,一阵噼里啪啦鞭炮之后捡些没点着的小鞭儿。说不上是
奔着什么去的,只是喜欢热闹,喜欢那种氛围,听人大笑或听人大哭,真真假假虚虚实
实,娱人耳目而已。大人也没多少不同,只是那些有一技之长的还会去帮忙张罗一下。
我爷爷会敲大鼓,这种大鼓村里只有一架,平时在村委会放着,只有红白事(尤其是白
事)才能借出来。每次谁家死人了,爷爷就忙活起来,一般是两天,这两天他连打麻将
的时间都没有。第一天他上午就出门了,工作地址就在村“main street”正中间,他
是鼓手,还有些吹喇叭的、拍锣的,我印象中白事的曲子就那么一首,无限循环,没有
高潮没有低谷,我有时就坐在旁边的石墩,一听就是一个下午,一点都不感到无聊。

第二天更忙,这是整个白事的高潮,因为死人要进棺入土了,可以说是在高潮中归去吧
。一般午饭过后,村中央用白布搭建的大帐篷,在哭、拜、礼、别之后也没了用途,在
大伙搬出棺材装上拖拉机后就拆除了。“乐队”登上另外一台拖拉机,爷爷威风的站在
中间。一声鼓起,鞭炮齐鸣,拖拉机出发了。但开的很慢,因为后面跟着死者家属,穿
着白色衣帽(记得叫做香帽),长子或长孙在最前面抱着遗像。每走几步就跪拜哭喊一
番,等司仪号令起身继续前行。我家住在村头,紧挨着公路,这是人群的必经之路。我
和奶奶站在门口,看着爷爷站在人群最高处,挥舞着双臂,一脸的骄傲。奶奶身体不好
,这时常会发句感叹,说希望死后不要火花,也能埋到土里。十多年后她如愿以偿。

爷爷当然不是白忙活,报酬一般是每天一盒烟。爷爷烟瘾很大,每天抽20根,但这种盒
装的烟他会留起来慢慢抽,平时抽的是赶集时买的便宜的烟叶,然后自己用纸卷起来的
。除此之外,办白事的人家中午管饭,多数情况下是“肉菜”,就是大锅煮的白菜、粉
条、炖猪肉以及海带、花生等,就这馍馍(馒头)一起吃。在老家“肉菜”是级别很高
的饭,仅次于饺子。爷爷总是叫我一起去吃,但我小时候内向脸皮薄,有时不想去,爷
爷就吃完后给我和奶奶带回来一大盆,外加两个热腾腾的馍馍。有些东西会刻在身体里
,“肉菜”就是其中一个。我父亲虽然搬到城里20来年了,但最爱吃的还是“肉菜”。
我也是。

红事就更热闹了。敲锣打鼓当然少不了,但一些有点钱的人家会从县城请个乐队,穿着
整齐的军队制服,吹着大号小号,敲着雪白的军鼓。我们称之为“洋鼓洋号”。有时还
会在村里搭个台,请个戏班子唱几出老桥段。后来电影流行起来,晚上还可以去看露天
电影。都是些港台的片子。大伙坐着板凳,嗑着瓜子,好不乐乎。大荧幕前后都可以看
,90年代了,但老家的宇称还是那么守恒。

岁月美好。

直到初中我才知道有个东西叫做普通话,突然发现大家并不普通。有段时间听说市里领
导要来学校检查,校长要求老师们用普通话讲课。对我们学生来说倒是没啥,也不会听
不懂。最倒霉的是班主任惠老师,快50岁了,讲了半辈子多的土话,带了七八个班的毕
业生了,突然要改口,那叫一个别扭。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几周的平面几何课,与以
往不同。但毕竟这是欧几里得的几何,外国人的玩意,距离感在所难免。其它科目也变
得滑稽起来,除了生物,因为生物老师是个六七十岁的大爷,比校长资历还老,谁也不
敢拿他怎样。

高中考进了县城的中学,成了住校生,每两周才能回家一趟。老师们多数也是本地人,
但讲课都用普通话了。学生们也不可幸免,朗读、提问、回答问题都得改腔换调,土话
成了宿舍里的语言。学校里有几个从市里来的学生,操着正宗的普通话。但他们有他们
的圈子,我们不进去。后来我转到了市里的高中。这下我成了例外。感觉自己很危险。
说话开始小心翼翼。说话时想着把每个字的音小心的扳正,又想赶快说完,免得被人听
出破绽。其实同学和老师早就听出了我的不同,小心的关心着我脆弱的自卑。

后来上大学,爷爷去世,出国留学,奶奶去世。我听到的土话越来越少了,想念时就听
听老家微信群里叔伯姑姨的几句闲聊,抹去眼角的老泪。

今天一早看到群里表弟结婚的视频,喜气洋洋。姑姑花了30多万,布置酒席、高档汽车
、西服婚纱,鞭炮糖果,当然还请了司仪。听说现在农村里婚庆司仪也是高薪行业,我
不确定。但看了几段视频,听到大家你一言一语说着祝福的话,心里感觉暖暖的,来自
儿时的温暖。突然听到司仪小姐操着略带土味的普通话欢迎来宾时,我感到一丝的凉意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20:cc:8000:1c]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长城内外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